26岁,大专毕业,入职富士康,师级资质,女友同样在富士康,这足以富士康内众多的男工们羡慕的了。可就是他,工伤后却被富士康抛弃,躺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康复医疗科的病床上,左脑切除,智商为零,不认识家人,生活不能自理,连行走都需要搀扶。

追随女友来到富士康 对未来充满希望

这个左脑被切除的人,叫张廷振,原本阳光帅气,大专毕业后在一家小企业工作了两年的他,辞掉原来的工作追随女友来到了深圳龙华富士康,201184正式成为深圳龙华富士康一员,在属于总部周边事业群的塑应中心做设备维修工程师。

在富士康,张廷振的资位是师一,底薪2500元,加上加班费每月能有4000多元工资。重要的是能够跟女友在一起,工作虽然劳累却也充满希望。在休息时,张廷振会带着女友和朋友们去深圳的景点游玩,拍很多的照片。每周他们都会给家里打电话,给爸爸妈妈介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父母期待着他们可以早日回家结婚生子。

无绝缘手套致严重工伤 希望破灭

幸福的日子没过多久,灾难就降临到了年轻人的身上,而且灾难是那么无情,将幸福击得粉碎。

20111026下午,张廷振被派去维修厂房内的射灯,站在4高的维修台上,没有安全带,没有绝缘手套,当同事发现时,他已经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不停抽搐。

被送到龙华人民医院后,经过2次开颅手术,切除左脑,张廷振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在龙华人民医院拒绝再用药的情况下,家人要求转院,却遭到了富士康和医院的一致反对。后来通过关系才转到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又经过一次开颅受伤,昏迷一个多月后才苏醒过来。

当时与张廷振现场作业的工友见过张家人一次,他说张廷振在工作时,部门没有绝缘手套,也没有给他配安全带,才导致意外发生,之后这位工友就离开了富士康,张廷振的当班组长也被富士康开除。

用张爸爸的话说,儿子就是从鬼门关闯了过来,捡回了一条命。现在的张廷振因为左脑切除,完全没有记忆能力,生活不能自理,需要24小时护理。他出事后,爸爸妈妈卖掉老家的一切,从河南老家来到深圳,妹妹也辞掉工作,全家人在医院轮流照顾他。女朋友来看过几次,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而这一切,现在的张廷振一点儿都不知道。

血汗富士康 “逼人上绝路”

如果这一切对张家人来说算是灭顶之灾,那接下来富士康的所作所为用张爸爸的话说就是“要把我们逼上绝路!”

张廷振工伤后,富士康扣押了他所有物品,电脑、身份证、厂牌、工资卡,合同;张家人好不容易拿到了合同,却发现合同上的用人单位是基准精密(惠州)有限公司,而张廷振从面试到工作一直是在深圳龙华厂区里面,根本没有去过惠州。张廷振之前的工资条都是由深圳公司发放,之后却突然变成惠州公司发放,对于这样蹊跷的事情,张爸爸认为合同是公司作假,想要降低赔偿标准。

令人气愤的不仅仅是合同的问题,接下来发生好几件事情,让张家人无不感觉到富士康欺人太甚,不负责任。

家人为了照顾张廷振,在二院旁边租了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间,只能放下一张床,同时也是厨房,其他人都是在医院病房或楼梯间度过每一个夜晚。即使这样,张家人都不能承担。为了要求公司承担责任,支付法律规定的护理费、营养费等,同时也要回还被扣押的物品,张爸爸去到富士康,却被保安拖进厂区一顿暴打。还有一次,富士康的部门领导竟赶到市二医院,又将张爸爸暴打一顿。

张爸爸不断去各级政府部门上访,富士康才勉强每月支付12500元的费用,即使是这么点厂里也不断减少,现在每月只发11000元。

此外法律规定,工伤工人治疗期间还应当享有原有的薪酬待遇不变,可是富士康每月却只发放2500元的底薪,而不是之前的实际平均工资4000多,即使这样,富士康竟然还要扣除每月的住宿费500元和200元社保,可是张廷振一直住在医院,哪有住过宿舍!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富士康一直扣押着张廷振的工资卡,张家人从来没有拿到过即使被克扣后的1800元工资。

一个公司怎么可以唯利是图到这样的地步

张家人原想让张廷振一直住院治疗,而且法律规定工伤医疗期最长可以有
24个月,却不曾想,在医生没有建议出院的情况下,富士康想尽办法威逼张廷振出院。

2012720,富士康公司派了5名工作人员到市二医院,要求张廷振出院做伤残鉴定,否则就停止发放生活费。病房里的其他人都实在看不下去富士康这样对待如此严重工伤工人和他的家属,5个人被众人骂过后灰溜溜地离开了。之后又通过各种方式让张廷振出院。

如果富士康不支付生活费用,张家人就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家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欠下了几万元的债。现在富士康又不断的威胁,随时停止发放费用。张爸爸说,每个月
11000元,对富士康这么大个公司来说算什么,对我们来说,就是张廷振的命,他逼我们出院,就是要每个月省下这11000元。
 
富士康视法律如粪土

张爸爸原本对于大学毕业的儿子充满期待,没想到进富士康不到3个月,却变成现在这样,悲痛不已的父亲说,“一切都是富士康造成的,如果不是公司没有足够的劳保用品,廷振怎么会是现在这样。”对于富士康的过失,张爸爸决定除了工伤的官司,还要追求富士康的民事责任。而这一切,对于小学没有毕业的农村老汉来说,实在是太难。

法律规定,公司应该按照员工实际工资购买社保,如果没有按照实际工资购买社保,工伤赔偿的差额由公司补齐。张廷振进厂3个月每月实际工资在4000元以上,而富士康给他买的社保却是按照2500元的底薪购买,社保在赔偿时只会按照2500元的基准赔,其中的差额应该由富士康补齐。而作为代工帝国的富士康很明确地告诉张爸爸,“就是按照社保的赔,富士康不会补一分钱”。
 
生活艰辛 等待公道到来的一天
现在张家人为了多省些钱给张廷振补充营养,家人常常去捡点烂菜叶自己吃,有时候也会遇到好心人捐些钱给张廷振。

张廷振现在每天都到理疗室做锻炼,现在他已经能在家人的搀扶下走路,也已经能够从1数到10,能够连着说2个字,来看他的朋友离开时他也会说拜拜,并且挥挥手。
悲剧的发生让张家人如此的无奈;富士康的绝情与目无王法让他们愤恨;社会上的好心人又让他们感觉到温暖。张爸爸说,等张廷振的事情处理完了,他要用余生奉献社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也希望有公平正义的好心人关注他们,帮助他们。他们也会坚持和富士康抗争到底,讨要一个公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