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封。197978日。布拉格萊斯里羈押監獄。

書簡。不完整。
 
「禮貌地不着痕跡!」哈維爾如是形容發出獄中書簡的特色。
 
人能每天保持平穩情緒是不可能的!何況在牢獄之中!
 
只是簡短兩段隨意識流動而記錄下來的文字,盡顯露這天哈維爾的特殊精神狀態,既容讓波動的情懷,將夢境、獄中場景(他毫不掩飾這天下棋卻不享受囚友技高的實情!)和感官動態,連帶進入信簡,更讓借來的讀物引起想像,架設由史前到當下的時光隧道,感嘆蒼生的無常……


 
古文明 + 浮士德 + + 奧爾嘉 + + 被困的現實 + 禁不住的意氣 =
一幅混合戲劇和當下的即興速寫!
 
行文間,哈維爾像給自己一個穿越時空的角色,配上多重身分,半醒半醉似的自言自語……彷彿奧爾嘉就在他身邊的樣子,可讓自己放任、隨情……卻又忘不掉拾起身分,在發情到近似矯情之間,理性和感性的不斷迂迴,一邊懷古,另一邊潛意識卻又體會着鞭策知性的重要……
 
在瞬間容許自己情思自由馳騁之同時,哈維爾深知身處現實的局限,教他警覺到行文上必須保持弔詭的清晰度,以方便人家監控和批檢的工作!
 
猶如他在《園遊派對》(The Garden Party)一劇中強調自知自主自立的語話自性,人確實很容易「以生存之道為名」,被周邊統領說話口徑迷惑,放棄了獨立思考的堅持。哈維爾對語言的自覺和自省,是他作為一個人權倡導者最根本的立場。因此,其私密書簡更盡情顯露着他享受隨情隨知隨覺的自由意識,體現自由個體的獨立精神……
 
在任何人類「組織/集團」底下,語話多填塞著拘泥和虛飾,教人非人,糾纏在假設的「共識」和「合理」想像,獨立思想每一再因難逃迂腐而淪陷!
 
對後來當上捷克總統的哈維爾來說,那日,最少奧爾嘉又默默浮現,一再遊弋於字裡行間,體恤着、安撫着那間異常孤寂的男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