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邊鬧著看國慶煙花,我在家中完成剩餘未看的楊德昌舊作《恐怖分子》的下半部……

突然一場大雨,不知可有將煙花的迷霧洗淨,只怕沖不走遮打花園示威場內今午留下過的叫喊、足印和輪印!

權勢者的「煙花盛宴」,在電視新聞前首播四十五秒的國歌片段襯托下,意味著他們底利益集團可大模大樣地繼續其在政治隙縫中活躍的經濟尋租活動 (rent-seeking activity),並肩將「股勢」乾挖入另一「新國度」!僅靠綜緩糊口度日的老弱傷殘,似又一次遭逢「恐怖分子」以亮麗的學術砌詞,編造著「有效數 據」,生吞活剝一個健全社會應有的公理!當「公」「私」的資源辨分,一概收編入各大「公司」的「市場導向」,在徹底將一切可能降低「市場形象」、或「不利 投資者意慾」的數字重組的基礎下,被視為「少數族群」的眾多勞苦百姓,又進一步被安放在「社會成本論」的「庇蔭」下,進一步喪失其「最基本的資源分配」! 正不斷擴散著的貧困境地,是今日社會經濟倫理邁向終極畸變的腐化體現!

完成這「體現」,必須有效啟動龐大的中產力量,深化其追求安逸的「合理性」,一切民間苦況,頓成「娛樂事業」裡被視為「有經濟回報」的「可再造精神 資產」!今日社會,其潛在的「恐怖」,在於不知不覺間將其中每一分子變成理所當然的「同謀」,挖掉「良知」,成全少數資本家的「共產大業」!

驟想起電影導演波蘭斯基作品裡常見的「同謀魔鬼」,一同複製生產的「怪嬰」!

月前又傳來國內某煙花廠因欠缺安全規劃爆炸起火!愚昧畢竟被多少權勢機會主義者看中,轉化成「可圖利的民脂」,速成一浪接一浪以「改革」為名,剝削 為實的恐怖行動!權力和財富在幾許政客、商家及「學者」的私密會議桌上成交,以「文明」私下了斷社會低下層的經濟命脈,一切取決於「以大局為尊」的「平衡 經濟策略」,將「民不聊生」推入下一回「提昇資產值」的美麗「論述」!

中秋奪暑的一場驟雨,難將今日社會整合機制的腐化墮落洗滌。「發展」,在可持續體現「資產不平衡分配」的大前提下,繼續在民膏上「挖苗施肥」,「壯大」其幅員!你我不知何時何日,在龐大的廣告網底,早被收編在它底「生產團隊」下同謀的「恐怖分子」!

體內細胞,原來已多年被大氣候經濟編控,主宰著「新陳代謝」的頻率和個性。原來,「恐怖戰事」早默默滲入你我的生存肌理中,無休止的伺機進駐,剝奪任何可能「獨立」的思考!

世界舞台上,佈滿著黑白合流「升旗儀式」,冠以紅帽子蓋住滿腦子的「恐怖」!

社會舞台上,正慌慌張張的趕上特快列車,炮製下一輪「升旗儀式」前可擴充勢力的經濟勞動,化「恐怖」於「大氣」當中!

家庭舞台上,多少關係又崩緊於銀行?口的數碼上,按其升降支配著暴力爆破的恐怖機會率,才發現愛與慾早在每月經濟調控的變遷情緒上鬧得難解難分!

人民舞台上,在當權者弄刀弄槍、取巧再造的歷史編導下,從來就瀰漫著「恐怖」的愁思,在一系列「妄想公義的風波」中迷失方向!

電台又傳出新一輪的宣傳口號:「從晴朗的一天出發」!

今日的「恐怖」,或許是連「晴朗」的姿色,也變成為「堂皇的」、「可操控的」謀略資產!彷彿像美國總統競選的辯論中的「恐怖言論」,為「晴朗」而「繼續血腥戰鬥」!

「恐」,來自「凡」「心」的「工」欲?將「心」的「布」袋吹打至幾近爆破邊緣,成就追求「朗日」的可增值資產土壤?難怪楊德昌鏡頭下的「恐怖分 子」,最終是人情破裂,自救無門!民間情欲,就在遍野的白色恐怖中度日,難求自主。穿梭此間的人民生活「國情」和「素質」,當真可「慶」可「嘉」?

瘋子日記0110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