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尖東科學館,看見三大集團的經紀熱切推銷其「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計劃」,他們掛著滑溜的「專業口吻」,噴上一陣「仿文化品味」的「添加劑」,硬銷計劃與文化發展的重要。畢竟「速銷」是香港這片土地的特有「商業心性」,推銷員口中要「發展」的,真令人不難聯想他們關注的是何許「文化」!

熱烘烘的「西九展館」,把科學館「地舖」變成一個「樓市展銷場」。各「發展商」突然關心的「文娛藝術」,一下子都似變成「理財專家」眼下可變金蛋的資產!一隊二隊以招商為實的「文化大使」,向每一個步入場館的人招手,不論老少,像拉客般進行「遊說」。還來不及細看究竟,一份二份的意見書仿似瞬間飛到跟前,急要人家「以三決一」,像擲骰子般急速賭運,一個月便決定今後「文化發展」的去向!

整體「文化發展」,又豈獨是西九計劃的事?

價值不菲、包裝華麗的「金裝冊子」,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冊子內美輪美奐的「文化餐單」,將「詩歌舞樂劇」頓變成「高尚買賣」的「文化貢品」,給他朝嚮往居住「皇庭豪苑」的客人一份份「提高身份品味」的「藝術節目」。藝術,剎時面臨從未有過的「暴升身價」和「商業重視」,當真是「前程似錦」!記得在一論壇裡,發現地產商那突然熱衷文化的口氣可真不少:「文化發展」豈可少了我們,我們是香港的經濟命脈!

在這群商人眼中,藝術和文化的帳蓬,恐怕純屬表演買賣般狹窄!

聽聞不少「文化高手」亦早被高價招攬「埋班」,以「文化顧問」之名,吃發展商的飯!財富面前的道德窘困,恐怕已嚴重造就著「文化倒退」的畸變,人文精神泯滅的前奏!甚麽文化地標,在功利主義主宰著的經濟觀念下,只反映著我們文化底如何欠奉的厚度,借虛榮掠奪資源,製造更失調的文化環境!文化人,在商品經濟的社會裡,或許也逃不過要爬上另一次以自我為出發點的文化速銷階梯,按市場機制議價得來的文化篇幅,傳揚著有限的文化視野。「文化行為」,每「遇銀必化」!究是何等文化素質,支配著怎樣的「文化發展」?

社會從來具備「分化」的條件和本性,基於某程度上存在的倫理約束,不少「文化行動」未至流產於完全的經濟「盲動」之中。「分化」,源於對今日社會多了不同的省思能力,不少人比前有勇氣拋開奴性,按其辨識系統和意志,表達不同的訴求。一個「弱勢政府」的「優勢」,在體驗「分化」背後多元造勢空間的能力,學習如何將浮躁飄蕩的人心,作為日後行動方位的參照根本。文化,多遊曳於「凝聚」與「分化」之間,多少部份是回應著統治者意圖(卻未成功)創造的秩序和灌輸的道德意識產物。文化發展,豈會是速銷行動可單獨引申出來的「產品」?它,理應從人民及他底教育、組織和紀律開始,滲出自家泥土的「特異氣味」,啟發出以「土」「民」獨有個性為根本實在路向的文化動力……

看展館內三個設計,處處強調「當代生活」的「理想意念」,不知多少私密空間卻被「設計的獨裁」破壞,成為招搖過市、大模大樣搶佔市場的「法西斯式」行動!所「設」的美麗圈套,以虛榮「計」謀,卻隱藏不住其壟斷文化意向的心。

文化的真實「地標」,本來就栽種在每日穿梭的人民生活裡頭。文化素質,從來暗湧著此間地域的特殊氣味。「西九計劃」所提供的「環境氛圍」,聊是一種假惺惺的包裝,究可放入多少個文化夢?他日棲身其門檻內,可真擁有實在響亮的文化鈴聲?

今日從家居以至掛在身上崇尚的「品牌式設計」,拿走了多少本可孕育多元個性創作的想像空間?我們的住屋、街道、建築和種種環境氛圍,怎樣像銘刻般闖進了我們的身體,組成了一系列怎樣的生活習慣?還未消化其所以,又面臨拆卸、擴充、重建、銷售的大小動作?我們身體的文化姿態,遂按「展銷館」的最新陳設,不停轉換我們的外衣,身體和地域,又豈能注入較有深思的文化情愫?我們可真都「習慣了」給人家設計自己的文化服飾,遺忘了自地自省自建的私密細語,和它底深值細嚼慢嚥的文化銘刻?全球在「利益互惠集團」的「一體化」壟斷下,多少地方的特殊個性頓時隱形?

甚麽時候,又多了一幅陸地?或是一頭鑲著金鱗的大海獸,一夜從海裡浮出,凝固山前村莊,以發展之名霸佔了本來優美的面相?

誰又看準人民盲動的心,衝著文化的旗,大談「民主」的文化擴建?

當我意欲轉頭離開展館,一名推銷員向我發出指引:「此路不通行!」我只覺給人家硬推了入局,別無選擇的聆聽其文化速銷的「良方妙策」!

瘋子日記0601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