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空白的紙,一塊引發心事行動的台階……

兩個人,各執一筆對坐。「對話」的唯一「規條」:按他方在紙上留下的「一筆」繪畫印記作出己方的另「一筆」回應!筆畫的形態、速度、輕重、長短及空 間定位,成為「談話」的「內容」。從第一筆開始,或是準備「動筆」那間,世界已彷彿聚焦至眼前僅存的方塊白紙上,靜待人間「起動」!起動前後,玄機處處!

在旁一邊「觀景」、一邊彈琴的,究是何許人?眼前所「觀」,可真成十指運動下的「景音」?其「觀」在人?在紙?在筆?在動?在情?在景?或是在自己 的心智版圖上氹氹轉圈?心眼的「手位」和指眼的「心位」可真連接?景,尤變著;情,像漣漪般不定的盪漾。人、物、事的交媾,究在己還是他者的「行動」、 「心動」、「意動」或「不動」之間,叫囂著!還未及開始聆聽,或已給腦海中掩映的「歷史觀念」再三襲擊。人未動,心先動;手指,已不能自己的進入常規慣性 操練下的「指法運動」……

我們究竟「看」到甚麼?「見」到甚麼?「聽」到甚麼?「感」從何處起?「動」往哪兒溜?「通」,可從何說起?

線,在一點、一劃、一彈、一伏、一勾、一串、一環、一念、一動、一溜、一坺、一呼、一吸、一拍、一忽、一把、一撇、一剎、一晃、一波、一步、一條、 一絲、一分、一刀、一見、一丘、一哄、一味、一口、一唱、一和、一霎、一彎、一息、一瞬、一德、一心、一路、一行、一闋、一門、一道、一貫、一掃、一吹、 一己、一概、一擲、一目、一氣、一思、一瀉、一炮、一元、一役、一窩、一張、一弛、一笑、一哭、一塌、一言、一語、一宗、一句、一刻、一脈、一股、一勁、 一抹、一揮、一筆、一表、一斑、一併、一般、一拋、一接、一放、一收、一瞥、一發、一方、一圓、一團、一席、一連、一輪、一齒、一縷、一拐、一棍、一扣、 一批、一弓、一鼓、一乾、一竿、一軌、一火、一回、一還、一報、一介、一節、一角、一腳、一就、一牽、一領、一箭、一蹶、一炬、一謙、一腔、一淆、一清、 一歇、一新、一知、一直、一致、一折、一衝、一錘、一失、一滑、一撞、一則、一交、一珠、一淚、一宿、一鞍、一馬、一再、一棄、一築、一葉、一沽、一釣、 一閃、一問、一注、一隅、一望、一緣、一會、一詠、一觴、一變、一頓、一截、一謀、一算、一寄、一割、一據、一旁、一哼、一睹、一窺、一了、一試及至一一 之間,在似自主,又非完全自主的領域裡盤旋;

人的心影,盡赤裸狩獵於一片紙張裡外,其「觀」眾眾!

瘋子日記06080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