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西「前輩」面前,不知7a班戲劇組「同學」可有想過那年會「長大」和「結業」?或是想:一同繼續學習是一生的「美麗功課」?戲劇班的遊戲與每日生命裡的創造連結,變成一次「繼續行動」的生活習作,想應是一件十分有趣的文化工作。戲劇裡外,「行動」的個性每與周邊纏結著的文化管道,不斷流動變型。在7a班的成長路上,如何穿越其看到的「煙花巷」,另覓一塊「新天地」,「懷想」與「盼望」之間,真箇有誰認真的問自己:可有看到在行動裡的是怎樣組成的一個我?

應怎樣去講(articulate)一個行動?幹著的究竟又是甚麼?呈現眼前的又可以是甚麼?在「戲劇框架」內,可有看到自己實在的社會位置?其中的「文化行動」或「社會行動」,可會變成是迷走在人家認定的「戲劇理念」(或市場導向)下,重複地在人家無形權力掌控底作出的「合理回應」?*

生活情理,可能一次又一次在有限的「戲劇情理」下被封閉在戲劇大師言行底建構的「鑽石森林」內,在其延展架設的「城市衛星」搖控下失卻了真摯的味道!我們究竟執著一條怎樣懸浮的線,連繫著怎樣的一個夢?在不斷逃避「彼此衝突」的意識下,怎樣脫離一切可能入侵的「功能主義」或「戲劇論述」,生產自主的思考,提昇或超越行動本身主體性的束縛,建構「自己的戲劇」?

戲劇思考之前,或許應翻查自身行動的個性!

我走入7a班上了一課:《像我這樣的一個城市》。一齣受「西西老師」作品《我城》啟蒙的戲劇創作。「同學」的「青春物語」(遺憾是班中有一半已青春不再)在「求戲」的「物理管道」內,「西西老師」的視野,卻從四方八面的「戲劇導引」下承受著「嚴重慣性戲劇操作」的精神干擾!「城」裡意識,在「戲劇強權」底唯有急匆匆的找尋可棲身的隙縫,讓一切忘卻了的觸摸和發現行動,擱置在另一系列懸念的面相裡,繼續其「無言記錄」!

急翻閱行動的面相,計(或計無可計的)有:

反省、挑戰、實踐、實驗、假設、虛構、渲染、宣傳、遊說、感悟、處理、安撫、平息、抗爭、辯證、改革、附和、教育、推斷、捉弄、尋找、調配、解說、想像、詮釋、協作、閱讀、謾罵、招架、忍耐、苛求、倡導、嘲諷、品嘗、攻擊、申訴、反攻、排演、預測、求生、推翻……

沒有行動的行動!

7a班的行動,問題或是從戲劇開始,在劇場裡終結。連追隨著消費脈搏編印的<I城一日報>畢竟也被冷落一角,意味行動與戲一起將在謝幕後終結……

我關注的不單是「一杯茶」是否合我心意,更是一杯怎樣泡的茶,以及茶葉的生產氣候和焙乾的過程。我既關注今天我們品茶的心事何向,更關心還有多少人會對種茶者的生活狀況發生興趣?最後還看喝茶的日子和時份……

市場上的「行動」,多是自我抵消的、缺乏提鍊心性的「勞動」!當生活「資本」的累積,鮮落在演員的行動上,其「行動」可真只剩下「表演」本身,卻沒有一個行動於社會的心?生命裡聚集的力量(the power of becoming),又一次虛耗在「表演」的力氣上,抓不住「為何要講這樣的一個故事」的核心,唯在自地自建一條「煙花巷」,懷念著、盼望著表演後慶功宴上的「狂歡」?

蘇敏怡昔日的《好鬼棧》完滿自足。此間的「延續篇」,在7a班這一塊「戲劇九宮格」內,卻似未找到對應的方位。影像行動與舞臺上實體行動間可混成甚麼樣的行動變奏?究竟誰在動?唯《懸浮在空中的夢》裡琪琪(鄺慧雯飾演)在完場前作最後決定借「氣球」攀緣一剎,行動的「靈光」才若隱若現……那刻,沒有動畫,只有簡單有力的「行動」和「心意」……

每日生活本來就存在多媒體,自由穿透的成事成心成形成物!在這次戲劇課堂裡,文字、動畫、人、光、物、音、色又各自尋向,各不相干的行動著,按各自喜好拼貼著不一樣的畫面……

最後我選擇了文字離開「課堂」,繼續追蹤它可能呈現或座落或可摒棄的方位!

瘋子日記080305

* 香港藝術節提供的場刋有六十頁,與演出劇目有關的佔三分一(中英文又各佔上一半),可讀文字卻只佔三分一裡的三分一。其餘的:可是令「僅存行動」得以「超生」的「經濟體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