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嫂是一位美日「混血兒」,她的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日本人。二人最近初次到訪香港。已十年沒見面,今天難得重逢,共進午膳。我稱呼他們為 “Mr. And Mrs. Simms”。「閃氏」已七十多歲,最大的嗜好是翻查自己的家族史。按他今日自豪地介紹,族譜已追溯至公元十四世紀。據統計,他一身有著蘇格蘭、愛爾蘭、英格蘭、法蘭西及德意志等血統。想起來大哥的兒子,應再加上日本和中國血脈(那也可能是「粗陋」的估計罷),其「混雜各色於一身」,究竟又不是尋常的想像!(忽然奇想:誰能說我們家族的「中國血統」是否「純正」?)記得上一次在美國探訪「閃氏」的時候,「一家人」在一張長檯上進餐,感覺是身處「聯合國」,白、黃、黑三色人種(加上一半是混色的)通婚同處一室,各掛著不同的口音和歷史背景,場面真箇熱鬧!

假如人真的追源溯始,其幾經歷史洗禮的過程中,誰能說得清自身血脈的本源?想及許多因捍衛「血統的純粹」而挑釁的戰火,其中「愚昧」實在難以言喻!今日的「中國人」,其血脈又豈止單從「漢族」算起?歷朝轉換而興起過的戰亂和遷徙,人的血脈已不知翻上了幾多翻!「大中華歷史」的編撰,豈非是不斷按時勢「篡改」過多少遍的「特異產物」!昔日書中列表的「匈奴」和「蠻夷」,彷彿教我想起兒時在公屋居住的日子,眾街坊對「外省人」和「異鄉人」的敏感,巧似各執其「鄉籍的純粹」,假設著自身的偉大!曾引起過的「蕃邦口角」或「五胡亂華」般的口水大戰,畢竟將人的「根脈」分化至「水火不容」的地步。我深信血球的眼睛,有著不一樣的運作方式,只是人的眼界,老被時令搾宰,終日被人家口邊「純粹精誠」的符碼玩弄!

回想一生,我的行動個性,原來也曾先後在追求「純粹」中陷入過不少充滿著矛盾的內外「爭戰」,幾沒看透「氣血」在不同文化相沖亦相連下出現的「異化」和「肓動」!結果,我的感官世界亦循著周邊經歷的文化按其樣式「各自表述」,浸淫於另一番「夢境」之中!終日翻江倒海般要弄清一二,卻連人每日最根本的心脈血壓也未處理得宜,只顧在意識形態間重複地作繭自縛!

血,如何一統?物理的天性,其來有自!天作之合?那個不是隨時隨情隨色隨相隨性,各自尋向?生活情理亦然!

統整!意味著意執某「特定表述」的一股亦蠻亦暴亦偏亦激的「幹勁」,按某時某刻的「美麗意景」採集其「純粹」!過程中,其「文明與否」還看閣下「感官」作樂的「奇情異禮」,按圖索驥!

在各大小內外東南西北文化整合或間離之間,夢和真實早相互變成一對「老拍擋」,按其血脈賁張的版圖,編製著幾許非常或尋常視聽,刺激著感官,謀求它底各自「不同凡響」的出路!

你底「樂園」的「血統」和他底「感官」的「源由」,歸根幾曾相互接上同行的心脈?一切表述,還看當下接疊的人地情理!奈何你我多缺乏省思,不時粗暴挪用順手承襲或拈來的「瘋潮」,核對人家表述生活的「應有典範」!唉,難怪當權的早看穿人這份劣根性,以假謬真的借其不斷重新詮釋的「漂亮法則」,將世界「統戰」、「弄潮」於「血」掌之上!

韓國電影導演金基德的近作《感官樂園》,難得脫俗地尋找其異於常理的「生活行動」,一解尋常苦悶的倫理道德。作品裡的生活奇想,均從尋常事理出發,按其似曾相識的大眾行為邏輯,覓得一度可「偷香竊玉」、近乎「超然物外」的「感官樂園」!物理世界,在人情扭捏的異化過程中,其「統合」形態,多少不是按人底慣性,規範著它底可能出路?只是其中私密空間,還看你我如何重構其中被視作「理所當然」的理據,雕塑出不一樣的感官國度,在常規裡外自主「飛簷走壁」之術!

人、物、象間,彷彿皆有其「傳統」和「血源」,藉大自然作息之心,卻又多元自由變幻,各按緣起,無休止的開放著奇花異果!獨是人底自大,容易把人家看不過眼,製造出千個「統整」的美麗藉口!

世代文化的傳承,又豈及與「短暫人生」相提並論!或許皆因自始至終,人深知生命有限,唯借源泉萬斛的自然脈象,無限擴大(或多是無限封閉)感官的視界,自作樂於其中!

人底感官樂園,是一「奇幻城市」,妄想自由飛越(或封鎖)於生活舞台裡外,開拓(或封策)著一本詭異的行為族譜!一宗各表?聊是美麗國裡的連篇廢話,心底又不能自己的各懷鬼胎,扶植其可「一宗」(或今日流行說的「一中」)相傳世襲的感官奇夢!「各表」的空間,似近還遠!

瘋子日記0805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