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時分,老是想:「一朝香港完成所有修路工程的時候,將會多美好!」不知到甚麼年頭,才明白:世界那有真正完成工程的一天!

多少書本,憧憬著人生應怎樣怎樣改變!多少老師,仍老愛依書直說,守護著「美麗理想的門檻」,只是他們的眼神和歎息早背叛了掛在口邊的話語!週而復始的假設著一天可完成「大任」,人好容易又封鎖在完美的幻想中,一邊意執著行事的應有價值,一邊製造更龐大的工程,以確保一日會「修成正身」!當焦點存放在「證果」的基礎底下,「進行中」當下的大小事態,頓輕易備受忽略或變得毫不重要!工程,或許是持續生命裡一種維繫「懸念」的行動,給你我可永遠置身於曲曲彎彎的迴廊裡,冀盼尋找一條可看見明亮的隙縫……

舞台創作,應是一項永遠在「隙縫中」進行的希望文化工程!

評論,究像是一項永遠在「隙縫中」不可能完成的工程!一切評頭品足,或許只不過是因應當下目睹的看成「果實」,借人家的「異品」考證自身懸浮在腦海上的不完整信念,當中發現的「聲響」,也許是一種心理求證底調音弄色的文字工程,進行著一系列符碼或表徵的「再倒模」,倚傍生之稜角複製著懸在天花板上的生命慨嘆!彷彿周邊遊蕩的鬼魂,都等待著你我放棄評蹤論說的一刻,伺機進駐靈魂瞬間的空白,給「完美」一次可成為永遠「妒念」的機會!

墓穴的氣味,都在「完美」字裡行間!
墓穴裡蛆蟲,它祖先早寄居在你我骨頭某處開始,尋覓「完美」的生存空間!
完美,彷彿是墓穴裡留宿的遠親!

一切進行中的工程,是走入墓穴前的生命獻祭!

令人冷汗交頸的慾望,永遠帶著點點痙攣性的玩味,無休止的建構一大堆理想信條,借清拆、重建、再清拆、再重建的「扶靈工程」,追討生命的可能意義!

可有看見尼采在沙發上顫慄著,老子在地上卻難得悠閒!

人間裡「工程」,究是一種試圖建構希望的活動,常端出一種煞有介事的架勢,卻沒夢及其背後同時築上的牆帷,封鎖住下一夢迴時分長廊的出口!

可有聆聽生命裡不斷易位的聲音,迴響著人底慾望利益清單上的興味,狡黠地記錄著權力擴張的暴力界標,為「綁架」下一項「工程」前造勢,好準備劫持三兩「學者」,編寫另一段可持續燃燒生命的「美麗讚歌」!誰又喊著另一段「愛的表白」,藉以申明另一次工程背後因「愛」而建築的「行動理據」?「心愛的」:都是生命裡一切試圖染指的「幸福工程」?

「天為何不是藍的?」

另一項「工程」亦因那聲音開始!(連小孩的一句話也不放過!)

進行中,可是生命敘事的唯一實在體,目擊著「希望」和「工程」陶然的相互倚偎?活埋了多少心靈喪鐘?只為感動另一顆「求愛」的心?一顆永無止境地貪婪的心?還是托著「工程」的腮,老愛在頑石下的地穴,癡想著一塊安靜的樂土……

瘋子日記0911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