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怎評?是意空還是心裡空洞?是物象的假設?是行動的虛無?

「空」,究是符是碼?其「量」更難從!三言兩語多似是而非,文字疊砌又多教人感覺詰屈聱牙。「空」想之「間」,其「時」、「物」的「交織量」,每將 「空」作「勢」,其「境」一點也不「空」!心裡「蕩」著的,也許可填滿「空」間,承「空中樓閣」之「重」,壓縮著空中遊動之物(又多是「看而不見」的東 西),磨擦著嶄新能源,醞釀著下一回「空間」的「爆破」!

人的眼界,其「界」究從何「介」入?其「田」怎劃?都是永遠調節著的學問!「界」的辨「色」,又因眼睛屢戴著特殊「濾鏡」,按「光」源變焦。物質本 永恆的隨能量變動,只是肉眼看不見。唯以「心」衡眼球的轉動方位,「面色」卻又似早違背了自己;判斷的方寸,一次又一次因「含糊量」而出現的「色界」差 距,理應怎算?

「空」界,可真有「心眼」?架「空」之物,其「架」怎構?

「空」心,物靜。唯「心」裡仍有「空間」之「物」,離「空」仍遠?

憑「空」說理,其「空」難耐,多是無由杜撰,教一撲空而立!

「半空」中,此「半」怎量?難道是「買空賣空」的前奏?此「空」半吊,若浮若虛,只待人家填「空」罷了!

「空」之「穴」,因「工」而「傷」,難怪其「意」多徒然!

「空」中萬象,按因緣而有所「觸動」,其「腹」多「色」!難怪哲學家維根斯坦用上「三百五十段文字」獨談「色」[i]

「晴」空者,還看「日」之角度!「青」究是「偏藍偏黃」,實難以實數釐清!

「空」本「泛」,其源皆因人的眼界有限!亦因屢愛「空架」分析世界的橋渡,恐「泛」間過份廣博而漂浮,遂逐一景一物而「騰空泛動」!

你我似多忘記:閒「空」下,難得自在!

「戲」象萬千,卻每由「空空蕩蕩」談起……

或許「戲色」,都是「攙空而戲」之術,一旦得悟乘「空」而上之路,「空」間遂因「動」而產生「熱」和「電」,其「空」亦隨「質變」而「壓縮」、「聚 焦」,進入一重重大大小小的「空間/物質爆破」(或「失調」),所以戲裡每多「火藥味」(或是「燒焦」或「過濕而難以生火」的「悶熱臭氣」)!

當「演戲/看戲者」過份自在於「理所當然」的「行動/被動空間」,尤像因「陋習」而被「麻醉」其中,兩者多未知「錯空而過」之失,轉眼空間,盡是「憑空穿鑿」之輩!其「空」怎評?

「空」,豈止四維?「時空」(space-time)與「時間」(time and space)的對壘,各自鑽「空」而惑,按物理變體追逐,追空而上而下而左而右。舞台上下,多擇「空」而立,當中腦袋混算的「時空」,屢是「時間」的錯 摸,似「空優迷彩」,自度「騙人述」?評,其言若虛,在畢竟龐大的錯配間,難補虛辭!詞,空而白;「言」「司」間「房事」,似「空桑求子」,其「貌」多 「不祥」!

鑑「空」之「城」,其「木馬」出處何從?其「軸」如何滾動?是「空心」而「襲」或是「空群」求「黨」之輩,按「制空權」而「定論」?難補一日因「心」虛而「落雁」無數,抽著一二「空心架子」,量度人家「空心磚頭」的重量?

昔日,曾因自大而濫評「空谷之音」,借「專業」而「戲論」,哀哉!戲場多偽善,空勞滿處!卻忘了戲之源起,究憑幾多力氣,才明悟仍是空侗一名,還未真箇「啟蒙」!尤像抱影空廬,空論「自成一家」……

評,成許「扒文字」之術?難免又一再「淘空而立」!撲個空之後,不知有所頓悟空門一二一三?不空!不空!原來你我聊是一名「譯經人」,怯「空」而過罷了!

瘋子日記091107


[i] 路德域‧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1889 – 1951)臨終前遺下一大堆有間「色彩」的文稿筆記,後被輯錄成《論色彩》(Remarks on Colour)一書。書中的「三百五十段文字」是編輯不想干預或假設作者的「原稿方向」,遂以「數字」編排散碎遺件的「索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