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偶然,在書房尋找東西之際,一封二十多年前的信從一個雜物箱中掉下,日期是一九八零年三月,是前妻在我大學畢業回港前寄出的。重讀信中文字,彷彿又將我拉回昔日年青夢魘,重悟那給「成長」判刑的蒼狼日子!曾用上半生去翻開難以破解的傷疤,將那曾幾一再無法消弭、閹割志氣的自卑意識,又進佔腦袋,暴露了幾近未完全根除的痛症。昔日之狂亂,瞬間堆疊心頭,才發現歷史從來沒有擱置,它從來都是今日身心組成的必然部份,只看我如何學習將其存在意義覆核,翻尋深淵裡蘊含著的「罪咎原形」,轉化成可建築於其上的道德念力,從中繼續啟航…..

電影《原罪犯》裡的迷情,並不陌生!成長中,每在缺乏實體經驗支撐或仍在摸索人生之所以底下,生活裡難以片刻頓悟或確定的感覺形態,幾近巡環「謀殺」著體內細胞,支配或省略著幾許扭曲的人情!

回望過去,欲望、契約、情愛、責任各彷彿在不同的敘事過程中,在不同處境下不停調節及變換其適應系統,既主動、亦被動的安排或被安排著連串相關或可符合其存在要求(或是人家盼望的要求)的「道德兌換值」,以釐清因文化限定所衍生出任何可能的「交易差易」,按當下條件試圖將「承擔風險」規劃。只可惜在不同年齡、經歷及種種外在社會條件的驅策底下,「成長中的痛症」充斥著可疑和因失衡而畸變的發展邏輯,承襲著不一樣的道德裁決,致令生存意氣多虯繞盤曲的暗結出奇怪的幻覺枝杈,一不小心或缺乏堅持信念,全身每又很容易給連鎖厭惡感或暴力感征服,令生活的「愛意」只能憑藉於那僅存溫純的綺夢中闖關度日!那是曾佔有著自己多年生態的「狼虎年代」!

也許,那曾經的一切,描繪著今日的肖像,構結著此間行文索驥的動作!

真相,存活在每分秒間拉扯著的情思忸怩裡,既固執亦喧囂的與在體內爭持、不斷干擾系統裡含混求和的細胞!在不同角落,各伺聽某一源本之音,各辨別著在成長中曾幾誤打誤撞中體驗過的「人間亂碼」,試圖繞過噪音,從眾線路中重新絞接「事實」,拼貼出此間可持續生命下一分秒的意素。只是,隨不同時空的精神及物質「通訊體系」,生命接收器的收聽效果,每充逸著割據多方的散亂,到最後惟依靠心底竊聽的寧靜,守住那可能隨時失位、被狂暴吞噬的靈思……

昨日在機場給姪兒送行,在她那才十五歲的臉上,我再一次看見曾熟識的怨憤!年青生命的樹上,這樣快出現了一片凋花,暗謝落在父母親的懷裡,企圖追尋他們每日填滿忙碌背後的原委,等待下一次的真摯柔情,充盈新蕾的步向!「成年人」逃不出的魘夢,畢竟重複地在下一代的生命中栽種著又一次的踉蹌!

也許,我們都是菩薩的前身,倒在敗牆之上,假意睡覺!

(原來,都放不開昔日因無知而種下「罪孽」的起始……)

瘋子日記1511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