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七年意大利戲劇家Dario Fo(港譯:達里奧‧佛)在瑞典接受諾貝爾文學獎時曾如是強調:

「我們作為一個『站在舞台或講壇上』的知識分子,面對著一群年青觀眾,我們的工作焦點並不是要教授方法,如怎樣使用雙臂、怎樣控制呼吸、怎樣運用肚皮發出不同聲音等。光教授技巧或一種表演風格是不足夠的:我們要給他們展示一切圍繞著我們的東西。他們要學會如何能夠講好自己的故事。一個不能為當代說話的劇場、文學或藝術作品,其存在究是與時代沒有相關性的。」

在九七回歸前的香港舞台,曾熱烘搬演過的「香港故事」,其中不少充滿對當代社會作出過深淺不一的反思和自省。今日香港舞台,在身處不同的政治及社會氛圍底下,可看可聽的「香港故事」(或與當代政治社會文化相關的作品),似乎都急轉彎的欠缺了當年的心誠、活力和觸覺。此間充斥在「市場」上的「活」劇,只淪為「被編入政府文化節目制度」下、按市場效益推出一大堆無傷大雅的「消費文娛小品」。再加上逐漸收窄(或自我檢查)的文化篇幅和氣度,談不上真正有過可令人深切動容和關注的「藝術行動」。或有過的零星喜悅,很快被不斷膨漲著的建制習慣和反智氛圍淹沒,難成氣候!

月前新加坡實踐戲劇研究院的應屆畢業生在牛棚展演的「個人作品」,強調學生自主自編自作自決自演一個自己想說的「獨腳故事」,作品雖不算成熟,但重點在創作過程中要學生自己學習面對超越純表演技巧的思考訓練,如何透過藝術行動(說故事)引申探索自身可關注的社會、文化或政治課題,這也是郭寶崑昔日艱辛創校背後、要學員學習承擔的「最基本藝術責任」。

今日在港的專上演藝訓練(包括開始盛行的中學戲劇劇教育),多把焦點放在「技巧培訓」,把一切與劇場相關的文化課題和學問精神偏廢,學習的中心更偏離以人為本的文化探討及研究。二十年來,少見同學有機會藉創作深思身處的文化境況,談的都是小圈子文化內的「戲劇技法」。

多年來行政主導意識不斷擴張,「戲劇教育」只淪為呼應「維繫學院長遠(經濟)生存空間的教育前提」下適應社會「創意潮流」的「另類技法」。一邊揚言積極為同學提高「就業機會」,一邊遂致力間接或直接的為「創意工業」生產一條「專業勞工線」(像給即將開幕的狄斯尼樂園提供「職業培訓」)。今日充斥「市場」的演藝工作者,為了維護其「專業地位」,更不顧後果,只強化「生產線」上的「產品論述」,少理「發展著」的是甚麽樣式的「文化」!

誰認真想過要為香港未來培育怎樣的「文化工程師」?

當真我們年青一代少關心(或想過)自己可真有要說的故事?或是我們的「教育專家們」早為討好當權者而設下一個「天仙局」,以美麗的「學術包裝」,給同學提供充斥著功利或只為「填載專業功能」而設計或教授的學科,把訓練的項目放置在「可於約定時間表內速成」、「符合經濟目標指數」的抽屜裡,實難以開展任何可賦予優厚文化素質和導向的學習情境。當學校變成另一所「純粹商營教育銷售(貨品:認可學位)所」,各為自身的「可持續經營空間」,不斷以「維護完整經濟體系」掛帥的「學習餐單」去滿足「市場需求」,教育的理想和本源動力,恐怕早已被徹底遺忘!今日的文化失調,誰都有責任,上上下下難辭其咎!

最近一個行將畢業的大學生問:「人家看不明白的東西,可真仍有存在價值?」我一下子不禁因百感交集而頓時語塞。片刻過後,我唯有反問:「那麼為何你要用上三年時間、金錢和精神去追尋一些您本來一竅不通的『學問』?」我理解(卻又幾乎不想去明白)為甚麼那麼多同學向我投訴:「事事都要想,真辛苦!」十多年習慣了「提供答案式」的教學,難怪造就了他們今日「理所當然的不願思考」(但又不甘承認)。在長期的強權教育體系浸淫下,精乖按章工作,是大部份同學早在小學便學會累習的「本能反應」。一旦真要「自決」的關鍵時刻,又退到急快找尋可容納藉口的「答案」叢中打滾!甚麼「故事」,都變成了「人家要我說」的流行調子,不假思索地假設著一條「至理明訓」:「每一件事根本不用如此深入學習只要能滿足人家要求便是」!

可真要說我們要說的故事,不但是同學要一份面向自己的勇氣,更要懂得真正深層的去「學問」!我們執掌教育和文化舞台的「當權者」更須如此!或許如這星期荒誕絕倫的立法會「流會事件」,徹底驗證著我們社會如何缺乏「面向自己」、「深層學問」的勇氣!

誠然,這不是朝夕間可改變的事(卻不應是拖延執行的方便借口)。那怕窮一生之力才踏上一小步,正趕上來的年青一代,總要有一個較前健碩的文化氣候。但願不忘理想、不放棄去說「需要說的故事」!

管它是好的、壞的、不忠的、神聖的、反動的、不倫的、忠義的、王晶的、陳果的、金庸的、古典的、前衛的、哲思的、醜陋的、政治的、批判的、幽默的、不中用的、不含糊的、不偏袒的、周星馳的、王家衛的、攪屎攪尿的、可歌可泣的、龍吟虎嘯的或各式各樣偏左偏中偏右或不偏不倚卻又十分老套的……

故事裡,給你我尋回自己有過的身影,自我教化!

瘋子日記2101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