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身」的「體」感應從何說起。「體」,或早從單細胞的存活開始,順時空易轉間成形的種種際遇,轉化成「人體經驗」,其「身」「心」「體」「面」,不停與萬物互動,啟迪著、衍生著不同的「感應」,從中汲取的經驗,展現著連串的生命意態……

誰說這是演員獨有的?

身體,是一個經驗的載體。生命過程裡,箇中的勞累、苦悶、喜悅、哀愁、興奮、煩厭、仇恨等,恐怕是不定而永恆的,按際會風雲而浮動著;「情緒色 澤」,透過特殊生活節奏和能量,反映著連串特定的、凝聚的、不停蛻變的建構著種種人與物「關」「係」:關,隨心智及經驗的演變,可跨可越,可封可閉;係, 隨情理抉擇的行動領域,可連可結,可泣可斷。身體,肯定是一條「變色龍」!

物變,身變;心變,幻變。其體,若谷! 其身,難料!

身體,有形有式,有能有量,更有動靜的節奏。
觀形,其點何起?其線何向?其面何切?其體何格?其意若忘?
觀式,動靜有別。左觀右觀中觀橫觀不及綜觀或微觀!式式有行,其質若窮?

一切早種於自然 !

身,其物何也?綜觀身分身價身家身心身懷身首還看身軀結集意識的解構! 此乃及後之文化產物!

體,「骨」之「豊」乎?骨,其絡何構?豊,其器何由?大「體」之上,其觀若虛若實;大「體」之下,其觀縱橫有序。體溫之浮動,其色澤有光;體積之規劃,其疆域微宏有量;體格之所以,其質循成長之經歷有材;體系之分割,其部落交集方位有緣;體制之建構,其開通茅塞有因。

身體的程式,豈獨是演員尊有?只是作為表演者,以身心比劃生命於特設的行動框架,按經驗假設情理的去向,從中發現種種觸發生命行動的力度,體現事件、物件 及處境的相容關係,悟道於其中。觀眾的身體,借所觀的「行動體」,匯應自身累進的經驗,從中引申想像,其「動」每與表演者默默同行(或抗衡)。兩者呈現的 體法有別,卻朝向相關的國度,細閱生命可能之大小通道。

單憑一二表徵而歸納身體形骸之所以,是「管理主義者」的夢想!奈何表徵的呈現,永不停留於單一層面,它每按經驗與接上碰上或意外遇上的特殊易轉時空,構建 出下一回相交的物象,其指向豈能妄下判斷?容納箇中展現的經驗,思量世界與之對流的特殊軌跡,或會略知一二成形之點點所以。但身體的容量,確實張弛於當下 宏志厚薄的空間,按閱歷有別的文化疆土馳騁。

平常你我,又願花上多少日子,容讓身心考察生命於行動當中?

平常身體,卻又本來從不平常!奈何世俗每喜談天說地於慣性之間,「小圈子」的「宏念」每早種於人家傳述的語話行間,卻缺少科研探究之心,以身體實踐的細密 經歷,考量世界可能轉向的新國度。演員的身體,多是一種「干擾生態」的「有機行動」,借時空移動選擇不同的視點,拓展行動於特設當下的實驗,從中體味身體 與環境永恆孕育著的變化本源,覓象於其中。

象(Form),其形永遠行蹤不定。故事的表象,是創作者身體力行間結集事件經驗階段的行動總和,沒始沒終的構連著接上軌跡的世界碎片,閱讀生命於其中。 演員(perFORMer),其象喻於身體行動,按內外乾坤轉動,策「表」其中!

「演」,若「拆」其中:「寅」,文心雕龍謂:「寅虔於神祇,嚴恭於宗廟也。」「寅」於「水」,其「神」自然變幻。 演,練也。按「時辰」「水位」,理人、物、象交疊的百態,運算其所以!

評論身體,豈能割切自身經驗?身體漫遊,需要勇氣、耐性、好奇、韌力和想像;承箇中閱歷,可言處,或許可進入表演浮碼的內層,評踪論說;承物理現象,遊曳 其中,或可論之結構,其形乃千重可平衡比證的人間符碼,按節奏素描行動,其「景」可歌可頌可觀可賞之處,實難三言兩語以偏概全!

身體,生命本源的結晶物,某日借太虛能量而成形,按物類離合,自然發展。表演者的身體,循自然物性物象物理,以相應或對應的能量,勾尋特殊的「互動顯象管」,觀平常世界隱蔽的聲音。

觀,象動;意,行其上。

觀,其質難料;評論之間,每按身心的敏感度而規劃出不一樣的「思考框架」。合眼緣者,其「景」何由?由「此」觀之,其「論」何終?評論的「身體」,其 「形」多反映著論述者內觀的能量。「身體」的「筋骨」,鮮有「內燃」者,其視界領域有別,唯物論之,其「義」若虛,其「理」難跨境奔馳!

身體的「不同」,是「動」之所以!「不」「同」之間,是萬物運動之始原!其「理」可探可從,可述可表……

 

瘋子日記27080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