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某年秋天
景:囚室/議事廳
人:009846、獄卒、清潔工人、聲音#1、聲音#

009846獨自一人,瑟縮在囚室一角。他蹲在床頭,身體赤裸,凝視著整齊平伏鋪在床上的囚衣……
獄卒背著囚室,身倚閘門,抽著煙……
囚室外一片黑色……
燈亮,黑色遠方透出議事廳,內置一張白色的會議桌。桌面一片紊亂,零散著很多「剩餘物資」:食物碎屑、醬汁、水樽、飲料、廢紙和文具等;圍著的十一張椅子,似東拉西倒的……
一清潔工人正在打掃,試圖重整椅桌的「應有秩序」……
工人一件一件的將廢物撥到地上,隨即將一切掃入檯底……
工人舉動簡單而直接,沒半分多餘動作;
直至議事廳的秩序回復「常規狀態」,他才靜下來……


 
傳出掌聲。
一遍「主席先生,你好!」由遠而近……
主席位燈亮起……
「大家好!大家好!」
掌聲持續了近一分鐘……
009846沒移動半分。獄卒亦然。
全桌突顯得異常光亮。
清潔工人抽開其中一張椅作「焦點清洗」……
「謝謝。謝謝。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清潔工人拍的一聲拉下清潔著的椅,它應聲倒地,部份椅臂接駁位置剎時鬆脫……
聲音#1:
「今天這個會議的成果全仗各位鼎力支持。能夠和大家合作是我的榮幸。我一定會妥善處理一切。確保大家的願望可共同實現……」
掌聲又持續了近一分鐘……
清潔工人拿出釘和鎚,試圖修理「受傷的椅子」。他一下一下的「重鎚出擊」,椅子剎時一片片裂開,變得幾近體無完膚……
009846沒移動半分。獄卒正點上另一支煙……
「為保障大家多年來經營的一切一切,我一定不會放棄任何可能的渠道,落實執行大會合理合法通過的法案,果斷的解決任何潛在或可能出現的利益衝突。」
掌聲又起……
「我昨天已經向各單位先行打招呼,冀望今天可減省大家的寶貴時間,讓大會可從速及有效地完成今天要議決的方案。我承諾一經大家投票落實,我會竭盡全力為大家服務。」
掌聲又起,又持續了近一分鐘……
清潔工人又找來繃帶、繩子、膠布等,企圖給那張椅收拾殘局……
電話響起,獄卒接上:「……是的……是的……對……馬上辦……」
獄卒離開了「現場」,走入黑暗裡……
009846
依然沒有移動;囚衣似被009846的視線馴服,乖巧的沒遊開過半分……
獄卒瞬間又回來,走到009846閘口,默默放入一支筆和一張白紙……
009846
沒有反應。
獄卒又再背站在原來崗位,吸上第三口煙……
議事廳只有兩片光:一在主席位、一在破壞後修補過的椅子上。
清潔工人站在主席光環背後,一邊聆聽著、一邊修整指甲……
聲音#1:「為何偏要跟我作對?」
聲音#2:「言重了。根本不是你。」
聲音#1:「那麼是誰?」
聲音#2:「不是人!」
聲音#1:「是鬼?」
聲音#2:「對。是鬼!」
聲音#1:「哪裡有鬼?都是你自己弄出來的罷……」
聲音#2:「是你。是他。是我。我們每一個人。」
聲音#1:「甚麼意思?」
聲音#2:「你知我在說甚麼……」
聲音#1:「我不是你肚子裡的蟲……」
聲音#2:「是我們的骨頭出了問題。」
聲音#1:「我的還在撐著!挺好的!」
聲音#2:「那只是你說的。」
聲音#1:「怎見得?」
聲音#2:「你只是看不見我……」
聲音#1:「那又怎麼樣?」
聲音#2:「還用說?」
聲音#1:「我不明……」
聲音#2:「怎會不明白!說笑!」
聲音#1:「我倒沒這個閒情。」
聲音#2:「我知……」
聲音#1:「你真的知道便不該如此!」
聲音#2:「我如此是因為我知!」
聲音#1:「……」
聲音#2:「時代早變了。都是多得你們做的好事……」
聲音#1:「廢話。」
聲音#2:「不長進!」
聲音#1:「是你不現實!」
聲音#2:「那要看你要談哪一重現實!」
聲音#1:「當然是這兒的!」
聲音#2:「還有那兒嗎?」
聲音#1:「我不跟你說……」
聲音#2:「自然不想……」
聲音#1:「你沒有機會!」
聲音#2:「我知難而不退!」
聲音#1:「自討苦吃!」
聲音#2:「沒甚麼不好!」
聲音#1:「值得嗎?」
聲音#2:「你我價值不可比擬!」
聲音#1:「那自然……」
聲音#2:「我有心理準備……」
聲音#1:「你自找的。可不要怪我!」
聲音#2:「不是怪你。只是怪主席……」
聲音#1:「……」
聲音#2:「為大家主持公道的主席先生!」
聲音#1:「少廢話。」
聲音#2:「大家心裡明白。」
清潔工人將一幅紅布蓋上會議桌;隨後
開始打掃主席用的椅子……
聲音#1/聲音#2:
「我沒有選擇/你怎會沒有?」
「我老了/誰都知道!」
「我不容許……/不破也自會壞著……」
「……任何人破壞多年來建立的一切……/架空制度!」
「都是老祖宗定下來的!/就是這想法腐蝕著大家的骨頭!」
「那也是人民的意願!/你跟我認真?」
「他們都投了票!/他們沒有。我也沒有。」
「你微不足道。/這個我懂。」
「他們自有其代表性。/但是誰拉上馬的?」
「那是你酸宿爛臭的誑言!/那只是你一廂情願的假設!」
清潔工人拿出紅椅套,給一張張椅子套上……
009846
緩緩站起來,穿上囚衣……
獄卒扭開卡拉OK音樂,自娛起舞……
聲音#2/聲音#1:
「玩了那麼多年……/大家好!」
「還不想放手?/每一個都有飯吃!」
「都肚滿腸肥!/這種日子有甚麼不好……」
「都是民膏民脂!/都是你虛構的言論……」
「堵塞著人民的腦袋!/你我一樣虛偽……」
「……/……」
對話給愈來愈大的音樂蓋過……
清潔工人將破椅推入檯底,連自己也一概躲了進去……
009846
沒理會放在閘門前地上的紙筆,只是突然將身體倒吊在閘門頂橫柵處,觀看獄卒跳舞……
獄卒將煙放在009846的口唇間,音樂聲、坦克聲、槍聲、廣告聲、新聞報導聲一伙兒混在一起,直至教人再聽不進去才突然靜止……
一籮子食物廢料從天而降,將會議桌面全然覆蓋……
009846
依然倒吊著,吸上獄卒那口煙……
獄卒繼續跳舞……
清潔工人從檯底竄出,全身卻已換上了一套黑色禮服西裝。他走到主席位坐下,自行以「廢料充飢」,大吃大喝一番……
掌聲再起,如雷貫耳。
009846以緩慢的太極手勢「唱歌」,身體仍倒吊著……
疲憊不堪的獄卒,坐在囚室閘前方寸地面,凝視著009846的「故事」……
白紙和筆在地上蠕動著,遊歷囚室每一角落……
何應豐寫於2007.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