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匕封片段。1979年8月13日/14日。寫不下去的兩天。
 
讀書和讀信,是兩種不同經驗:前者的框架,按書本類別和焦點課題,看作者與相關世界交通的點子,箇中紋理結構,隨他的生命階段,滲透着一個如何理想化和過濾性的思想經營;後者則按某日某刻特定時空和溝通對象,看寫信人如何隨心隨情隨意(包括潛在動機)的「對話式」記錄。前者預設的公開性和後者本質上的私密性有着很不一樣的行文邏輯和思緒條理,感情和理念的安置亦循本質差異,釋放出很不一樣的脈搏。


這兩封信沒甚麼「精釆」或「過人」之處。驟眼談不上具備甚麼文章意境或嚴謹結構。它們只是近似最平常不過的每日一二瑣事記錄。正因如此,其存在卻反映着人生陣陣重要的真實 ﹣生活不一定時時刻刻的有靈感!何況目下書簡,正如實反映着作者在監獄的尋常困局,少一點意志,或許連筆也不想提起!
 
這兩天,哈維爾墮入創作的低谷,強調沒書寫出甚麽令自己興奮的文字。難得他將之看成是必須經歷的過程。這份容許和正視生活低迷時分的情懷,深值今天你我反思……
 
在今日廣告林立的商業功利世代,每天每日的生活,都似要變成理所當然的順暢,身體、精神和意識,給串燒式的商業氛圍統領(就連公共機構及學校等,無一倖免),猶如事事必須有即時解決方案,以符合消費者及投資者每程「達標」的冀求!人生,遂多節節敗退給「要完成他人目的的『與會行動』」(和社會運動及公共服務委實本質有異),對肉身不斷強求行動及回報,卻少有聆聽其所以!
 
情緒,歸根是一種複雜的生化物理現象,隨每時每候有意或無意中與外在環境的特殊對應,混成種種奇妙卻又不能盡言的身體和意識景氣,直接或間接支配着行動的本質。思維,在試圖跨越情感區域的過程中,每每容易又一再墮入自欺的自戲滾軸,假設着自身存在的「理應國度」!奈何,一切腦部運動,又焉能逃離肉身樊籬,不按其內在規律(包括不一定按常理而衍生的眾多現象),自建「獨立王朝」?
 
我,自從如是每天讀上一二信簡,如是隨著箇中軌跡,在哈維爾文字指涉的世界裡外,隨自身此時此刻、或哪時哪間的情結,讓自己享受其中(不乏重複或無聊的)自由聯想。每天書寫,或許只是另一種沒有行動的行動!藉電腦鍵盤上手指運動,與意識連線,靜靜審思存和在的實體觀照。我學習接受沉悶的日子,從中梳理莫名的荒謬……
 
回顧作晚近二十人困在細小排練室的「熱鬧場景」,看「眾生」如何試圖擁抱各自的自我,跳躍進出於肉體和意識交流之間,再回到此刻獨處,只感難得清淡!
 
呼吸,如常高低漫舞……
 
兩天前後,囚室換了新伙伴,哈維爾的腰痛教他懷念願替他按摩的「前度室友」。人,如是進出另一(伙)人的世界,各自(願意或勉強)留下多久,誰能自控?
 
在無語的日子,哈維爾用上大寫文體給奧爾嘉作出提示:「要提起精神,頭腦清醒,要健康和保持社交活動,按良知處事,對周邊發生一切保持醒覺,不要讓煩惱事務影響自己,想我,為我祝福,嘗試與每一個人磨合。」我深信,這更是哈維爾時刻提醒自己如何面對眼前境況的忠告!
 
今日,就讓一切不着跡又何妨!
 
06-09-20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