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封。1980年1月12日。遷移至 Ostrava 的 Heřmanice 監獄。】
 
經歷了七個月在布拉格萊斯里羈押監獄的「閒靜生活」,哈維爾開始進入了在俄斯特拉發(Ostrava)向萬尼斯監獄(Heřmanice Prison)的「勞改期」。據書簡描述,哈維爾的每日活動和生活節奏像急轉了一個彎,體驗着不一樣的「人間風景」。
 
在哈維爾的文字裡,絕少以「受害者」身分面向眼前境況,這是極不容易的情操。他一邊坦然面對監禁期間的局限自由,一邊爭取任何可能紓緩的物資和空間。而奧爾嘉的書信,是他在獄中最期待的事……


人間風景,豈少得了監獄中一切?勞改背後,是人類歷史長久存在的權力把戲,強調掌權者和以其名而執法者的威權,打擊任何「異端」的「必須手段」!
 
異端,是有異於己見者的迷思!奈何所謂「己」,多少存在獨立思考,其「見」實何從?異,豈有「共田」之理?字理妙處,能「共」耕一「田」而沒異議的事,實屬稀有!田,意味一種界線和屬土概念。肉身,是人底最根本「領土」,一切意識,隨「存在領土」的變異,孕育出多元多變的概念,以鞏固「存在」的可能意義罷!肉身裡外,遂延展種種本有的「領土意識」,按相關生存條件,衍生出千般「異常生態」。共,是礙於自身存在的機會率而意識出來的一種需要,以擴大存活的可能。只是真能「共產」、「共存」?歷史印證了當中殘酷不仁的妄想!故「異端」,屢見「異口同聲」之相,各自表述可鞏固自身利益的見解端倪,成全和維繫「己見」立點的「概念證據」!
 
「掌權」,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慾望!「掌權者」,從來不是一元簡單個體,他意味着一個龐大利益集團網絡,按「網絡特殊生態環境」孕育出來的「威權中心」,藉種種「美麗願景」之名而「起義」,透過不同「在位者」的「權眼」,支配着各利益持份者及權力機關的思想和行動,以保障權力的彰顯和相關利益的發佈。「權眼」,在各大小相連網絡權力持份者的既得或相關利益前提下,其「疆域界限」,每隨利害形勢而轉移或調整其存在道理和行動的「合理框架」,或甚至按其眼界,製造更廣泛和更模糊的灰色地帶,組織或拉攏更具渲染力的「中間人」,利用其看似無形的功利心,納入成「同謀者」網絡,直接及間接共謀可指涉的權勢。
 
同謀者,委實無處不在!就連你我,或許早透過消費和進出相關網絡系統工作,成為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今日的權威領域,由政府伸展至各大小利益集團,包括工商企業、教育機構、宗教、社會服務團體和傳播媒體,甚至黑道社團組織,透過「有效管理」的政策制訂鋪天蓋地的宣傳,共同醞釀「合理」的「和諧」,延伸和擴張可指望的權力空間。如哈維爾般,願意放棄其個人自由去尋求的「更平等更公義世界」的人,從來是「小眾行為」,箇中牽涉到不同階層權力架構的既得利益矛盾,依稀連被宣傳矇騙的「沉默同謀」眼下的「合理程序」,也暴露出荒謬的面相!在各方試圖權衡眼前即時回報的前提,多少像哈維爾的「維權分子」,每成為強權下的必然犧牲品!直至一朝,掌權者的相關利益受到嚴峻挑戰和質疑,在形勢和運氣兼備下,才能借勢翻身……
 
諷刺的是,任何由理直氣壯的道理所衍生的「新生權力」,屢因在企圖維持權力的過程中腐敗,直至不堪一擊!
 
弔詭的是,按大學教育課程來看,每每是「小眾文化」得以留存下來,成為最值得深研的文化資源……
 
道德,是人底認知自身的不完整和不定性而試圖建築的「文明意識」,它的本質,是人類文明進程的重要基礎。奈何,它亦因你我充滿雜念下混成,其中堆積着難以估量或預防的變數。道和德之間,每潛入種種權力和慾望矛盾,成為刺殺他者的利器,容易脫離修行、冥想和自強的內涵,默默蛻變成權力架構底大事虛飾的「威權裝備」!
 
道德高位,可教人嚮往,又確難免令人心寒!前者是一種自性修行,後者屢變成打壓異己的旗幟,置他者於死地的權術把玩!
 
歸根,人的肉身,在生理本質上已存有「核心權力」的細胞意識,在試圖延伸其存在壽命的過程中,藉新陳代謝的循環交替,不斷翻開「新權」的環境,以持續存活其中「核心能量」。奈何,「在權者」支配下的教育,每將肉身變成「旗下兵卒」,少有賦予真正全面的自強能力,堅固其免疫系統,結果,一切附帶意識,均長期接受人家監督,按掌權者眼下可接受的「合理套餐」複製而成。肉身,又一再成為人家「維穩附庸」,嚴重缺乏自主自由平等的行動輪齒,忘卻給存在締造可自行更新的生活信念,以爭取更獨立思考空間。
 
哈維爾強調的獨立思想,是一種深值重視的最根本存在意識,從而給周邊你我締造可相互兼容的公義條件。他不去想自己是「受害者」,是因為必須先理解周邊世界之所以,在現實和信念交鋒的分秒當下,他兩者全擁抱,給活着滋味變得更完全。勞動,聊是肉身學習重新調節機關的緣起,當中「改革」,何「過」之有?
 
威權的齒輪,在軟綿綿的太極場內,其齒痕只是孕育更大智慧的必然過程。只有回歸自身的自然本質,才可能理解種種困境的源頭。
重拾自我覺知的領域,可逐步梳理縈繞的思緒雜念,開解網絡中幾及迷失的省思能力。

 
相信奧爾嘉的愛,是哈維爾維繫信念的重要支柱!(最少那是書簡中經常流露的情愫)……
 
 
25/10/20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