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接見了二十多名青少年,發現他們大部份是生活得不快樂。我們這個不斷向遊客推銷的「動感之都」,卻缺乏應有的年青魄力。

我看見的都是深鎖的臉孔,既不開懷,更多嚴重喪失了自信和對事物的好奇心與認知力。充斥着的是繃緊的心事,藉籠統拾來的一二小巧技倆,將自己裝飾,支吾乏力的面對世界。

他們生活在一個已「開發」的城市!

我們「開發」了一些甚麼?

這邊廂一位剛考進大學的高材生,看到的是陳方安生的髮型與衣着品味,所以想當「女强人」,支持著上進心的,全依附在外在物質生活的追求上面;那邊廂 是一群迷失街童,漫不經心的拖着緩跚腳步,假借着「千嬅霆鋒」的百分一氣燄,妄想執拾片點欠缺的關注,試圖為幾近空白的生活,尋找短暫的安全和快慰……

還是那承認看「鹹書」的來得真切實際!

還有那將攀登額非爾士峯視為人生目標的,仍有一份可貴的夢想!

怎地他們都給這個城市拿走了想像力?剩下來,都是從制度及成年人學來的浮誇「生存價值」,一知半解的硬套在唇齒之間,企圖自衛於四方八面可能伺機侵 襲的眼光和意氣,心底,卻填塞着千般委曲與無奈,骨子裡都痛在心砍!管他是名校高徒,或是被遺棄的稚女,在缺乏有力的精神支持、諒解和導向底下,唯有寄存 在虛浮的屏幕背後,等待一朝爆破!

謝謝那從內地來的新移民,帶着十二分醒覺,說穿我們生活中的虛假!

我想能與這群青年西遊,在大西北被「開發」前,感受一下它底蒼茫,將腦袋滿載的喧鬧浮華折磨,挖出一點自然個性,或是在仰望天星光芒時份,重拾夢想,向世界高吭此間要追求的真理想。這應是一記上佳的學習旅程……

在每日如常操作的進出家門和校門之間,卻再看不見可迂迴曲折的精彩生活小徑,不停假想着眾目睽睽的監察,和報章上氾濫著的「道德」,生怕人家笑罵, 大爆內幕,或犯規記過,難保一身清白。我們的社會,不知為「清白」付上多少不歡的代價。為保「清白」,換來的卻是沒有實質的空白,和一大串悲戚與哀愁。

他們看見的是一條怎樣的「大路」?「開發」之前,可真無路可走?

何不先相互碰碰額頭,或摸摸耳垂,感受一下身體的實在!再爬高瞓低,俯視或接觸大地,嗅嗅你我鞋印,摸索腳底功夫,找尋下一步的可能方向!要相信年青的腳力,真可驚人!要磨錬,他們可製造的深淺足印!

節錄自何應豐編著的《抽思:一齣舞台劇誕生前的遊弋異象》p.127-12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