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的眼神在問:「你害怕甚麼?」

是誰在敲門?要將黯黯沉沉的文化扇門打開?劇院中男女,一邊抑制住一亢不知怎地的情懷,一邊卻擺出自若的模樣,冷笑:荒唐萬歲!

謝幕:又是等待讚美回報的時候?

站在舞台上的演員,怎地彷彿都變成「爭寵的敵人」?身體和面容充斥著或顫抖、或猶疑、或虛傲的目光,遊訪於「矜貴」與「脆弱」的神韻之間,等待一張迎曳空帆的救贖?台下的眼神和唇邊輕漾的動靜,一下子充滿著的究是狡惡之色還是迷戀的謊言?真不曉如何抵擋如斯縱聚交錯的文化傾斜和覷視!教人怎麼闡釋那幻覺的牆,經得起那充斥著虛榮妒火的「愛慕」?

智力、傲慢、純淨、迷思、癡情、性感、衝動、害羞、剛柔、愛恨等一串串的尋找著它底在故事裡可座落的階梯,謀合一個或多個願意交媾的「文化戀人」!只欠那份坦白:「肉體上可能,精神上真有局限!」(或是兩者皆欠奉或支吾間永遠相互拉扯著?)……

兩條腿,支撐著一個被觀看的身體,目睹一場又一場於故事框架內穿梭在鋪敘、分陳、交合或相互閹割的儀式,借語言、物件及不同媒體空間摹寫著的符碼,放射出的可真是一系列窺探生命的「藝術景致」?「藝術」在此間人底不停的分級及歸類的過程中所造就的差異裡,經歷著連鎖具且反射性的「選擇性文化摒棄」,在流行文化的分解和催化下,將表演的身體拆散(或鎖定焦距),折疊在虛榮的亢奮中,奚落著藝術的幽微!

今日流行推出的藝術銷售餐單,激奮著進一步的文化精神創傷,以「程式化」的「表演市場」邏輯,將創作靈感作速銷販賣,以「結構完備」的「調情術」,進入一個慾望的「換喻」系統,按「色」擇「偶」!齊齊迷上:一朝可「跨界」成為可兌換權力和鈔票的「大娛樂家」!

今日演員可會是以隨市場需求而修飾的欲望,確立其舞台上(或文化指限)的位置,將「經營」的風險降至最低,將「生產線」上可能遺漏的「文化抄寫」,一概編入「削減資源」的列表上,按「實際供款」量度藝術的訴求?演員的身段,在資本市場的支配下,其生命形軌還看個別腦袋裡所可能孕育的沉思深度和彌補此間文化缺失的省悟和承擔!

一個年代的「審美」和「文化修為」,都在演員的身體上可以看到!(只怪今日「主流」的「演員訓練」,多重推銷「技法」而不重「思考」和「心法」!假如戲劇是折射生活的一道窗口,其「法」怎能不在「心」?)

表演心事,可仍有那日「說書人」的幽雅?

瘋子日記0211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