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獨坐在觀眾席看戲,他算是一名「觀眾」。戲,如常上演。舞台監督擔心演出因「小眾」而「欺場」,特意提醒眾演員注意上落場的點子。導演坐在「大後方」觀察,如常「觀演」,更細味「觀眾」如何「觀」戲。

四名演員中,其一因「欠缺觀眾」而能量大不如前、其二努力尋找「觀眾支點」而「舉輕若重」、其三仍「自說自話」般陶醉在「角色」裡、其四自在地遊覓於故事此間的可能生態。

觀眾一人,因「沒眾可依」而難覓「眾觀之妙」,惟回到自身,觀台上「眾生」的自在∕不自在。他沒有「獨佔」觀賞。發現,「觀」之心,每隨「眾」之念 動而成「見」,旋轉著,輕遊著,又瞬間滑入當下架設的想像,自建著思理和情感的取向。觀之價、見之值,隨「眾」之形態流轉,揣摩出的不知又是怎樣的 「戲」?

弄「戲」,「療」神;戲「弄」,「研」生。戲,豈是「服務」觀眾?戲場,聊是一個觀景臺,「願觀」者可自成一閣,從中以戲「觀」世道,「照」自身於荒唐,以「劇」之力敲思想之門檻,笑看眾生的「把玩」!

「觀」者,自有其自在「眾生」的版圖。「見」之灌輸,每自製於心物「灌注」的管道何向。其「觀物」是否「魚貫而入」,每視其「氣」之所流。表演者只是「說 書人」,以文作梗,以相形觀,從中開引界限。借「觀」覓「眾」,從中思考「眾觀」的「扭捏」和「謬誤」。戲,大觀世界之所以,微觀物界之成性。觀戲,撩自 身在眾生慣性裡澆灌的誤差,覺見其中。見,每奇形怪狀,難集大成。覺,乃明空之時。眾見,每是按需要而籠統成章的「偏文」。何以「見」得者,全賴「見者」 自「灌」之心血,貫串各自的「願景」罷了。

觀「眾」,從來是自己一人。

糾眾而觀者,其「觀」又可是另一種眾雜的源流,其「見」多烹?尤當代以消費催生的「觀眾」,其「觀」像購物,其「眾」多質薄反智。
賣藝與研藝有別,各不一樣的修行:前者以服務為己任,按時勢賣弄「戲式」,以「娛眾」為謀生之本;後者以科研之心探大小道形骸,明覺於戲裡行間,翻心論性,以「動眾」為藝行之軸。
觀,自在。見,心折!
眾,雜!觀其中,不又是另一場「戲」?

「眾觀」本虛擬,其「觀」多假借眾庶,製造「有機輿論」,其「議」紛陳籠統。

觀眾本繁雜多變,獨立思考者,多隱蔽其中,以眾喣飄山,尋大道之力氣。

觀,道也。

眾,千百度!

「觀」席上,豈止「眾」一人?

瘋子日記04070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