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殊(George W. Bush):一個昔日倚仗時勢走位踏橋的推銷商人,搖身變成美國總統!

哲古華拉(Ernesto Rafael Guevara de la Serna):一個阿根廷醫科畢業生因一次長征南美洲的旅程,搖身變成體恤受剝削百姓的忠誠馬克斯主義者,最後成為被美國中央情報局槍斃的革命家!

兩個截然不同的人格,兩段荒謬絕倫的故事,教人真個唏噓!深信前者自有嘲諷後者的「美麗理據」!昔日和今日身穿哲古華拉T恤的,究是一種「時尚的浪漫」,還是追思一種早迷失了的崇高理想?

(或許哲古華拉不會同意今日香港的「長毛」走入立法會,那不是他會選擇的路途……)

布殊再度「當選」!重點或許已經不再在布殊本質的「好」「壞」問題,而是他背後代表著、宣揚著的處世之道!進而想到投他一票的二分一美國選民(並不等同於全美的二分一人口)心裡所追隨的「信念」,令我不禁心寒!「伙眾」背後所可能隱喻著支持的「新帝國主義文化價值」,教我聯想到德國戲劇詩人歌德(Goethe)昔日在《浮士德》(Faust)裡預言與「魔鬼」妥協的「虛構場面」,竟成為今日普及「樂於接受的生存現實價值」!

波蘭導演羅文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電影《魔鬼怪嬰》中的「恐怖」,畢竟切合了妮歌潔雯(Nicole Kidman)最新作品《超完美嬌妻》(Stepford Wives)裡以「同流合污」來保障「特殊利益」的大前提美國「國情」!「民主」的玩味,在於如何預先以龐大資本,壟斷媒體攻勢,製造「民意」,令人民在高度「自以為是最終掌管權力者」的亢奮下,以「高尚民粹」投下「神聖」的「蠱惑一票」!(想起年頭在台灣大選中在民間存在鼓吹投「白票」的背後,其象徵意義委實值得深思!)

我一直質疑今日表面吹噓的「民主路」,因為當權的多早看穿「聚眾」的策畧和意義,以一種「假借民主」之情,推行另一套「激民借勢作主」的「弄民政策」;一方面以彰顯某某特殊利益之名(通常是虛空的支票)來支配著民意的走勢,另一方面以漂亮修飾的「民主旗幟」,從中自耍章法,玩弄人民的「自主權」於掌上!他們早對準人民的「弱點」:誰說我「不清醒」?誰說我「跟不上時代」?誰都想真個英明!在任何政治舞台上,誰都明白「為人民服務」的口頭藝術,有甚麼比得上「以彼之旗,作己之盾」!

「人民力量」,是看風駛舵者的權力催化劑!昔日中國弄權的,不是借「無產階級」造勢?今日在位當權的,「無產階級」早消聲匿跡!農民工人,依然最苦!

「無產階級」的人民,在一場又一場「階級鬥爭」(或以「無產階級鬥爭」為口號的另一連串「鬥爭」)下,被一次又一次剝削「民智」,連基本生存的尊重和權利也被不同利益集團逐步侵佔!民生,在「趨促市場發展」的猛獸底,同樣遭受前所未有的「侵略」……

當布殊的「侵略性」竟得到如此的「認可」,哲古華拉的「革命」究是早走上了一條怎樣的路?昔日他替古巴「完成革命」便離開,走到其他有需要革命的地方繼續為理想執勤,今日能堅持如此信念、捨棄權力的人還有幾多?今後的日子,古華拉的「哲」(Che),難道只變成一部電影裡聊以拾人牙慧追思的「口頭禪」?當布殊唇邊掛著的古惑笑容,變成此間所謂「現實主義者」的「現實手段」,彷彿仍是「氓主」抬頭,崎路堪行!

羅拔烈福(一個美國電影人)監製的南美電影《哲古華拉少年日記》(The Motorcycle Diary),箇中滋味彷彿只是追悼電影中那部中途不能再「服役」的Norton電單車,將哲古華拉覺醒的路,「物化」成可遠觀的「古跡」,以生「望梅止喝」之效!

日記的生命:意義都「在路上」……

今日路上,卻早看不見哲古華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