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安哲羅普洛斯的世界

尋找生命之記憶 一切

從兒時海灘上的帳蓬開始

直到它終結破落前 最後一刻

原來是如此的一日

浮光 掠影

他與她與牠與它的 出現

砌度一幅名叫「永恆」的圖畫

循軌跡步上 時間的計程車

車箱中

管是手執紅旗的 已昏睡著

或是拾花妄漢 慌惶失措地

總聽得 昔日詩人 演奏著追夢的韻樂

詮釋著 今日行人 沾濕的外衣底慾望

借路過街童

追拾遺忘了的 日子

竟發現母親那日散在露台上的幽香……

跟上去

滿是愛人足跡

和妄顧的記錄

在遠處邊防的盡頭 一片迷矇

曾掛滿越境希冀

攀爬的黑影

竟早種在牢鎖經年的心室之中

找不著釋放

口掛著:「對不起,真的要走了!」

誰真的要走?

邊境的另一方

可知道滿是街童的失落留影!

真的要走了?

向何處……

離別路上

愛犬堅持的腳步

突顯了此間內心爭紮的 虛浮

又一次破壞了路旁人家新婚的好事

(卻又有誰知曉……)

畢竟 聊是一個局外人

一生 借路過的故事

填滿寄拾的日子

如此刻的自己

倚安先生的最後影像

慰籍心窩裏蒼茫

大地 瞭闊依然

獨斯人憔悴難耐!

可否再偷來幾枚新文字?

願付上一個好價錢

教我

繼續

借它的形骸音節

追索在另一邊的故鄉

完成那早丟掉的古時詩歌…..

看安哲羅普洛斯 Theo Angelopoulos 的最後作品《Eternity and A Day》(港譯:一生何求)後感

二千年六月六日‧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