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回家!」

指尖 輕撫禾田麥稻的感覺

催我俯拾地上泥土

一嗅遠遺了的自然氣味

昔日金黃田野

與行雲一起渡過歲月幾秋

今夕回眸

畢竟是遙遙霧夢……

耳邊又傳來戰場的吶喊

滿目帝國之虛榮

染紅了大地草木

「這就是廿載征戰的偉大版圖!」

「我只想回家!」

大理石上先哲反白的眼肚

教賢士打上了多少個冷震

鬚眉間的傲慢

難掩暗藏詭計

原來早已安排了男人女人之步法……

君王的門檻內

不停地猜度著祖先遺訓

(或只是弄權的借口)

盜來莊嚴

洗滌妄眾的腦筋

作無底之奉獻

家 何時變得矇矓……

急忙 再拈來一手土泥

摸塑妻兒容貌

駕燭光的搖晃

迴盪香閨

潤澤乾涸良久之靈魂……

歪風又伺機侵入

吹熄我惘然之冥想

沉厚的軍革 刻著十萬個叫喊

緊束著全身肌膚

拒給我一刻的放鬆

戰馬徽下 不斷傳來十萬個我的名字:

「男人!」

幾近粗暴的音色

托檢閱之浪漫

打亂我回家的慾望

染紅的劍鋒

屢與金光為伍

弄瘋了多少政客和異鄉布衣

共和! 聊是古籍中偷來之佳句

剛巧套住妄民的口

齊迸發出餓虎般吼唬

好阻止任何一瞬的可能甦醒

激昂戰鼓

踐踏著奢豪牆疊間欲靜的靈魂

加速血液的轉數

手足高揚 呼喚著

「這都是人民的意旨!」

「你們都是偉大帝國的承傳者!」

歷史版圖

幾何找到回家足印

或平常的儷影……

孩童!

穿著仿製的英雄服飾

駕著幻想號的忠正馬車

駛進祖先舖度的思路

承暴獸血光的指引

讓亢奮充斥全身筋脈

接住塗紅旌旗

神氣地唸上初學的口訣:

「薪火相傳!」

誰的爹娘

又遺忘了自己曾承襲的謊謬

如此匆忙 追封兒女之悲壯!

難怪 孩童

這般容易忘記了家路的入口!

又或是

早變成燒焦的蒼魂

在野外供禿鷹吊祭……

文明與野蠻

原是遠朝的襟兄弟

從來不缺藉口

歌頌稚子之純美!

指尖 又一再傳來陣陣刺痛……

脫色的金稻

赫然長滿荊棘

泥土 磨斷了十隻指根間的觸鬚

忘卻扣門的姿勢

背負著經年暗戰的創傷

唯托凶靈呼喚

賜我最後躺下的尊嚴 ──

「終可回家?」

二千年六月八日‧瘋

記Ridley Scott導演作品 “Gladiator”(港譯:帝國驕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