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寒 將湖心冰封

一切人間慾望

暫且停下

讓雪白清潔靈思

看清楚此間生命

我可否摸你頭髮/媽,挽著我手臂/我會跌倒,不可以放手/牠只是被離棄的一條狗,很容易會凍死/可否也叫一件甜糕餅一起吃/信我,我不會讓你跌倒/我也想有人摸我的頭髮/他媽的,那是什麼東西弄得我那話兒如此焯痛/將腳放進去,會舒服一點/你終於笑了/摸我/等我……

路上 難得有你!

少年疑竇

總夾雜著從家鄉移植過來的噪音

郤掩不住對生命的好奇

反正之間

有著用不盡的邏輯和困惑

填滿一天逃學的節目

寒冬 沒有趕上遠道奔喪的公車

溫文冷靜地

聆聽路上的偶拾

是誰將生活凝固在人家喪禮的早上

讓儀式的莊嚴

印記此生的價值?

是誰將身體鎖定於床枕下的記憶某處

鏡頭聚焦在歷史一刻

不再移動

幾近剝削了兒子的青春?

中年老年

各有糾纏空虛

扣住了生命愛戀的衝動

誰料身軀的年邁

乍暖乍寒間仍沒放棄攀爬

借孩童重拾失落的靈巧

再一次打開攝影機門

拍下清晨的美境

腳下積雪 不停喚醒著生命步伐……

會扶著你!

撫摸你!

等你!

冬寒盪漾 看見遍遍生火的奇趣!

看Alan Rickman 導演作品 “The Winter Guest” 後感

二千年六月十日‧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