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陣子,看了Stan Brakhage在一九五九年拍的電影作品Window Water Baby Moving[1],全片長十二分十三秒,捕捉作者在家中親睹妻子分娩過程和迎接第一個女兒誕生的複雜感受。「窗、水、嬰兒、慟」的剪影之間,生命在「完全靜觀」[2]中跌宕、迂迴,我不禁流下感慨的眼淚,彷彿首次「近距離」體會亡母臨終前曾經如是把我誕下,給這條生命一次在世間「曝光」的機會。生命實體的降臨和消逝,在短暫一天之間,改寫了兩條生命的歷史……

祖父、父親、兄弟、我、兒子:

各自擁有從母親陰道滑出「曝光」後「變焦」的故事。

嬤嬤、外婆、母親、姊姊、嫂嫂、前妻、妹妹、甥女:

各自擁有她的「陰道獨白」,投寄著自己與胎兒「曝光」於世的身體印記。

那間、此間……

人,由母體滑出曝光那刻,生命的旅程輾轉落入社會道德的「尋常」把玩!

直至一天感受到:

曝,如暴。「暴」曬「日」下,其氣皆猛烈急疾,傷身!

光,赤裸。暴行於蠱,浮厥交加,奈若何?

身心,

自從被禁錮在椅桌間學習人生那天開始,

腦細胞遊曳於頃間受控光能的強弱轉動,

一分一寸的進入連鎖蛻變!

窗,由打開、半掩至封閉的過程中,身體好像早與陽光交惡,糾纏上百般誤差!

水,由純淨、含混至污染的旅途上,把心肝弄得呆滯,

只倚賴著廣告商推薦的「淨水器」,圖覓得一二「淨化」!

嬰兒,由天真、好奇至世故「發展」的步履間,心靈與身體畢竟因「曝光過度」

而患上不同的「過敏症」、「麻痺症」、「色盲症」或「自閉症」,

急需「教育」、「治療」、「監察」、「修補」!

慟,由感動、震動至盲動的情感線上,心卻已偏離心室,看不清生命影蹤!

一日與一群在職社工分享Brakhage的作品,不少因陰唇的出現而好不自在,更有左顧右盼、好像擔心「不應看到的人會隨時偷看」似的。一條生命的「真實曝光」,竟可如斯不安!

曝,如虐,倚暴日顯行,至神若竭,煩亂自浮!

光,缺釆,煞景色渾行,至觀若盲,往來難望逍遙!

瘋子日記070306


[1] Stan Brakhage(1933—2003)被視為美國最重要的前衛電影藝術家之一,作品計有三百多部,長度由幾秒到數小時不等。Window Water Baby Moving是一九五九年用十六厘米菲林在家中拍攝的作品,因作者意決不讓妻子在冰冷的醫院生育,它的出現改寫了日後「男人不准看女人分娩」的道德觀。

[2] Stan Brakhage的作品多強調影像本有的意、韻、律、動,堅決認為在一般「影像自足」的情況下,沒有加入「聲帶」的必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