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甥女快四歲,剛從新加坡到港過年,今天她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事緣家弟搬進了新居,我不知應送一份怎樣的禮物給他。恰巧多月前他致電問及可否用上我一兩張舞台海報作掛牆之用,我只覺不太合適:一、他不是劇場愛好者,二、我的創作掛在他家,總覺有點不協調。本想給他畫一幅油畫,又恐我的品味太「古怪」,大煞人家風景;要是買一張來代替,更怕會錯配口味,教人不知何如處置!再者,在物資豐盛的今天,送禮的情意似乎都給商場時尚壟斷,只會給家居添上一分陳列商品樣式的沉重!最後決定:給他製造一幅家庭畫作!

今日香港普遍家庭聚會,除打牌吃飯拍照留念外,似乎都欠缺了十二分想像、趣味和力氣!適逢家妹及家兄在港,今日難得有一半家人能聚首過年,多年來少有的熱烘烘,遂興起創作的意圖。借來青年工作坊裡的技倆,在大年初二節慶日子,匯聚家中各人力量,給家弟牆上增添一點集體記憶的符騰:一幅可齊來參與、又可各自有其風格投影的傳情繪畫作品!

兒童每是進入一切行動最好的「起步機」,把一眾拘謹的成年人拉在一起。拿出一塊已上框的白帆布,一些蠟筆,先讓甥女創作。只見她拿起筆,毫不猶疑便大膽自由的暢快投入其中,一邊畫、一邊自言自語,百分百進入自創的情景。眼、手、心、筆、身體全然共融的創作於當下,真是好看!她的畫,空間自如,沒有任何成年人既定美的概念,只有盡情享受作畫的樂趣。當成年人試圖詮釋她繪下的像甚麼,她筆下的線向似已瞬間推翻了一切可能假設,開拓著不一樣的天地……

成年人愛擁抱理據,將每個圖像給予「應有的意義」,各不斷在自我完善的邏輯中轉圈。管是受過或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各仗其人生經驗,卻追不上這還不足四歲小孩的心思。只見甥女一邊聆聽、一邊卻似在愛理不理間隨之自由回應自己的潛意識,遊戲於筆觸之間:輕重起落圈掃點勾躍跳滾逐彎弓亂闖留沉默興愛嘆等千般意態,怡然自若!我突如心動,加入幾筆與之對碰,正看見她似隨即模倣(又或是我開始擔心損害了她的自主)之際,她又從中建立了新的步伐,沿我的步履上自闖有力的活動意向。她的邏輯,隨觀察馳騁,借不同色澤線條任意而行……

這份「任意而行」,只恐怕在不久的將來會面對席捲狂風,無情給人修理!

還未盡興,一群「旁邊鶴」已好不耐煩,插手加功,趕忙將作品定位:左上角多了一個日期、中間給寫上「開閉」二字、右左兩旁多了兩條充滿尬色的蛇形刁線、起伏叢中不停切入的關懷寄語和三米外傳來那婉拒參與的神色,一一給甥女的作品裝置上片片溫文的古肅。(後來朋友卻提醒我:既然你說那是「集體的創作」,也不能嫌棄成年人的「規律塗鴉」。也是!)讚嘆之間,小孩的隨心寄意,亦彷彿隨下午茶聚變得沒有了意義。一切看似呈現過的一份理所當然,在家弟忙於拍照記錄的相機聲響下告終。「家庭習作」帶來過的瞬間喜悅,逃不過現代人時間引用概念的追迫,像隨叫隨應般收拾起衣妝,潛入了家居某擺設的器皿,自地修行!

對我而言,興奮是可手持著一幅蠻有意思的功課回家,給家弟的厚禮建造了根基,亦像上了寶貴一課,看清點點學童教育背後種種可能偏差的意義……

甥女的神來之筆,給我即將要「繼承」的畫作增添了十二萬分精神和欣慰。她今日寫下的「故事」,更讓我更珍惜自由的樂趣!希望這份成人之美的「厚禮」,他朝掛在家弟客廳牆上之時,仍有它可觸動人心的一刻。

瘋子日記1002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