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的風沙吹得好

沒磨折她年少盛氣!

馬上馳奔

激起嬌龍的狂傲

迎接江湖的妄撞撩鬥

年少爭戰的好奇

是青春的心肝 鎖不住

早迷上的

是她身體裏的火

燒熱幾近冷卻的靈慾

轉眼之間

眼簾下世界

如重入竹林翠綠上的飛躍

生命又再一次輕起來

無底

許久沒看見像她般痴迷的

(或是我太早放棄了生命中可磨擦的火種)

是我 偷窺著 她 燃燒的驕容

是她 偷窺著 我 身上的沉重

可否讓我 需要她?

可否讓她 也需要我?

一切虛名 道理 溜走

回到依戀的純粹

奢狂的腳步

引領我重踏孤獨的浪漫

抑壓住的秘密

令人再度瘋癲

心中綁著的冷 溶化

誰料意味著的

竟是

生命之盡頭……

終結前

再─次從暴洪跳下

追尋花苞的埋藏處

眼前人

沾濕了的

是青春的汗衣

才發現

為江湖遊戲送上了大半生命

早看穿了 我的來意

期待拯救的

竟然是我自已!

重新開啟了的洪水

撞擊殘餘知覺

世界沒有將我洗白

口掛著的

被天空落下的─滴水 溶解

胸口出現的補縫

再一次碰上宇宙間原始的催動

被初嚐染血的劍鋒 劃破

固守經年的疆土

爆出久違的青葱……

不知不覺

已愛上了

記李安導演《臥虎藏龍》裏的「嬌龍」與「慕白」

瘋.二千年八月廿五日早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