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幢一幢玻璃幕牆,截斷了地層的視界,

抬頭,都是資本家的飾物,

彰顯著「發展」的棋局,圍剿天空的一片藍!

電視熒幕上的官商正在為下一回的「合作」握手;

填滿新聞頭條的倫常慘劇,難為了報販憂愁今日的銷售走勢!

幽怨的臉色,又匆匆走入車龍間迷霾的毒霧裡,

如戰陣前,吞吐著今日文化萎靡的神態……

陽光!老隱藏在高廈的背後,

像臥龍等待一朝厚遇!

昨日的新聞已是過時的節目,

急讓位那搶先屯塞著街里耳門的城市手電熱賣:

好沒錯過「自由行」的賄賂,

將東方曾幾崇尚的一片閒適改裝速銷?

城市掛滿是「帝都豪苑」的「皇朝景致」,

仿似一度連城戰壕,窩藏著瘋人的豪華病榻!

像田鼠般左竄右插地掘洞的途牧,

可有記起靜夜星語:「小心生活磨子下的痙攣!」

又一陣砲聲,從伊拉克傳至石水渠街的市場魚檔,

嚇得一條黃花魚記起目睹人家被人染色的噩夢……

誰禁錮著沉默的心跳?

五千年怎沒說破此間的禍!

那裡黨朋,又圍著證券交易所,輪候兌現下一幢三不像的樓房,

急欲在外牆仍未剝落之前,一享帝王秋夢!

慣作賭徒的楚吟又掛上口邊:「一子去、一子還?」

懶理它只是電視劇裡流傳的口號……

大江煙波早從北方吹起,瘋狂叫囂!

幕牆上的鏡,都成為獵人的風帆,

穿透無眠徹夜,只怕荒唐沒繼續把你搖醒,

唯心怯破曉雞啼,

引發另一場阻擋「商機瘟疫」蔓延的「兇兆」!

街角,人多,車多,卻荒涼!

剛從高處躍下的父子,輕輕合上眼皮遠去!

只留下血痕,看獵人可有放棄追蹤的癖好?

(人情,畢竟難成可觀的獵物!)

那邊廂,應台灣脈搏來的「龍女」高調的大談香港文化;

這邊廂,執著報紙上的最新情色報告:

「香港人的做愛率從不入五十大!」

西城事,催促著帝王瘴氣的豪賣市場,

(連曾灶財近日也間接受惠)

餘下的,都是罔顧任何認真思考的文化商機,

謀求可速戰速決的獵物……

城市,一個困惑的文化巷戰廣場!

獵人在城市的工作,從來都在獵人!

(看誰是今天獵物?)

瘋子日記1011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