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難得聽到五位朋友分享了自己曾有過的身體痛症……

五個身體、五段痛的經歷,引申出來的故事,把凌亂思緒靜下,收拾平常撑著臉孔的角力,原來每一分曾有過的疼痛,畢竟都是如斯真實,從來連心、靠近!從病發、求診到痊愈的過程中,所感受過的虛弱、孤寂、懷疑、失控、呼叫、抵抗、無助、倔強、逃避、假裝、失衡、詛咒以至最後鼓起勇氣接受或無奈面對的張惶,各時刻左顧右盼或出雙入對的在身心出沒、衝擊鬥志,嚴厲考驗著人底耐力……

沒忘記:
腫瘤突然闖入十八歲身軀的失魂……
醫院景物突變成手術前在眼裡蠕動的不安符徵……
因工作的重擔導致胃痛而不敢釋放體內燒燃著的求救訊號……
雷電交加般進襲子宮的經痛竟變成不能不接受的「每月失常徵兆」……
伴侶不再在身邊給自己拍打身體患處時的失落……
當頑強等同一種深層否定存在痛症的唯一出路………
一旦發現年青生命和魄力不再是可盡數依賴的本錢……
喜愛的食物一下子變成顛覆著身體、種植痛苦根源的「臭東西」……
被尿酸侵襲的膝蓋在嘗試跨越一條行人天橋時的咆哮……
關懷竟換來令人憔悴的細菌感染……
身上疥瘡裡的蛆蟲已變成寄居體內的常客……
以為可信賴的專家從來沒認清痛楚潛伏的位置……
一條沒人發現的魚骨插在腳趾一年而折磨著每日步行的姿勢……
以為很認識自己身體背後的愚昧……
身心疲憊不堪而喪失了處理痛楚的觸覺……
當信念動搖或懷疑神不再眷顧自己那刻的自憐,又一次把自己弄得愴然淚下……

她,終於難得的放鬆,輕柔的聲線,給身體的痛症微處傳送出從未觸及的機理。誰伸出手,迴遞一段段沉默已久的經歷,才一一發現:我們都如斯愛自己!

雙手輕放膝頭,冥想世界在手心觸動處。故事的情理和一絲絲湧現過的淚痕,驟化成某年遺失了的力氣,重覓心坎裡埋藏著的睿智!

像我們多有過的「畏高症」,一日在天旋地轉、抓不著扶手之際,唯有深呼吸,在還未被驚惶侵佔理智之前,給身體調息,直至翻尋出片點可安撫神經的思緒,洞悉其所以!

很奇怪,在一個到處喜歡鼓吹逞強的商業社會裡,任何觸及身體痛症的,每填塞著另人失衡的歉疚,屢害怕訴之於人前。潛意識遂不斷掩藏或修飾曾幾身體傷患,借周邊可能拉扯的事與物,讓痛根沉混在遠方角落,安裝上一個「開心計算儀」,量度身邊任何可能出現或靠攏人物的「吉祥指數」!(難怪「謊言」的市場特別好!)只是骨頭裡的記憶,卻又多背叛其宿主,結集各方戰友,將誓師抗爭到底的細胞聯合起來,每日伺機在一瞬間可能湧現的自憐中,偷襲因傷患而纏繞身心的虛晃……

這天難得將平日談論痛症的尷尬丟掉,銳意一剎間便靜下來,給自己和身邊的朋友各自重訪某日深深體驗過的特殊身體經歷。相互汲取的感悟,實非一個普通「課堂」可能替代或提供的寶貴「知識」。當雜念燒盡,身體回到本能的自在,流露出來的,豈只一個個深值尊重的生命實體,各自擁有的「生活資源」何其珍貴!

怕是:痛,都在心坎裡!

只見那邊廂,四個老是貌合神離的同窗,又花上多少力氣,以嬉笑失控的言談,各自修飾抑壓著心裡的痛症,眼神卻又容忍不了任何一絲的輕薄……誰又實在的呼喚:給我拿走那痛的感覺!痛的面紗,卻不知如何揭開……

圍城裡,老看見矮尾相連的陰影,借慾望的假相,阻擋著幾多可與世界實相相觸的人情?想要揭開時,又敵不過一副副空洞失神的臉,高掛在人家肖像底下,隔斷歷史,在內臟下一回又不自禁翻臉之前,監察剩餘可能的行動……

心坎裡,可還有下載人家故事的空間?

瘋子日記1103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