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日子》裡的Winnie,由頭講到尾:陳腔濫調中穿梭又何妨?只要有「你」繼續聽我講……

在笑Winnie或許愚昧之前,她的喋喋不休,或許是你我面對時間底荒謬的「剩餘技倆」:以「言」弄「舌」!只怕一朝舌頭不再捲動,日子怎過?真要 多謝這位「長舌婦人」!倘若「言」不「兌」物,物的「生命」又怎理才是?「言」不及「耳」,只管把話藏心底,百物又何以對眼、對胃口?不吐不快,「口」為 「土」塞之日,箇中「味」兒真不堪想像……

身體半埋山丘,我呼!我喝!我叫!我嚷!竟可如斯般又美麗又悲涼!

你為何不應不表?難道不便?或是因不美而不聽?

身處不毛之地,瘴疫荒涼,終夕不寐又何妨!只要有人仍聽我講,那怕亂語胡言!古月之道,奇景依然!只要我仍可漫衍方物為戲,以傘為戈,以鈴聲作曲,以你作長相廝守的觀眾,還有甚麼不可演活的?

誰拿著擴音筒高叫?真的在叫我嘛?我在這裡。我依然在這裡……

我講,卻真不知你在不在!在?可否給一點回應?不在?是你還是我,失去了剩餘的信念?螞蟻兵團又在我眼前示威了……你……你們……可仍在……

請不要低估我這口氣!只要你(們)沒放棄了我……

後語:倘若你不愛「說」,請不要因此而看不起我! 說實話,你心裡糾纏著的不比我少,只是人各有別,那可能是你「說」的方法不一樣罷……

*原文源自網誌「瘋語在快樂的日子」/ 瘋子日記15050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