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給上導演課的同學播放了一齣著名捷克木偶動畫導演史雲梅野(Jan Swankmajar)一九九三年創作的短片《食物》Food, 作品以《早餐》、《午餐》及《晚餐》三段分層描繪當年捷克人民自共產政權下台後,如何面對「獨立」的「生活角力」和矛盾價值相沖下的「人間面相」。只有二 十分鐘左右的短片,其「藝」與「法」的背後,卻是深層生活的閱讀過濾,借藝術行動昇華以啟迪心智。談其「戲」,不如談從中可引申聯想之生活片段,從建構問 題中,以「戲」習思:

  • 可有留意平常生活裡自己及人家的「特殊食相」?
  • 「食相」背後可會引申出一系列相關的聯想?
  • 你是否真的「認真」地進食?
  • 你何以如此「認真」?
  • 是因為人家教誨:食不言、寢不語?
  • 或是因沒太多機會可「認真」地進食?
  • 誰會「從不認真」,因深覺飲飲食食浪費時間?
  • 或是有心事,又不可不吃,遂讓食物「穿腸過」?
  • 你可會是心不在食、意不在人、神不守舍?何解?
  • 你可有邊吃邊埋怨,滔滔不絕的說三道四?
  • 你可有食得挑剔,對每一件餐具、食物、飲料,講求細膩和品味?
  • 你可有從不介意吃甚麼,既尊重食物、亦尊重自己?
  • 「食相」?究是食物的問題、還是人的問題?
  • 今日流行的食文化是甚麼?香港的和台灣的有何分別?尖沙咀半島酒店頂樓餐廳的和油麻地榕樹頭美都餐廳又有何區別?姨媽家和公公家又如何?
  • 可有走進社區中心免費慈善飯堂進食的經驗?
  • 可有聯想旺角後巷阿嬸邊洗碗邊進食的情境?
  • 一個籠屋阿伯在特首禮賓府進食,會是一種怎樣的經驗?
  • 電視節目《日日有食神》如何談吃?
  • 你的「食文化」可從何說起?
  • 為何人多喜歡以「宴」論「英豪」?
  • 「大宴群臣」又是怎樣的一場「飲食show」?
  • 當每天要計算著袋口有多少錢的時候,怎樣計算「吃的內容」?
  • 為何在今日此間物資豐盛的社會裡,不少中產階級每日仍掛著口邊說:「要搵食」?
  • 我們日用的「精神食糧」是否十分貧乏?
  • 身體對食物從不說謊,人說謊的時候,食物如何走進身體?
  • 人說飽暖思淫慾,你可有過如此經歷?感受如何?(請不要說謊!)
  • 你的「食相」,與家中何人相若?
  • 「儘管吃」、「不准吃」、「小心吃」、「狂吃」、「小吃」、「不敢吃」、「著量吃」、「不敢不吃」、「自在吃」、「沒得吃」、「偷吃」等等之間,有何不同?
  • 為何不同餐具,會改變(或也改變不)了進食的態度?
  • 食的「形式」是因人、物或是環境所衍生出來的問題?
  • 昆蟲、飛鳥、動物和植物的「進食」態度如何?將之假借套入你我身上,會是一種可如何閱讀的食相?
  • 衣服可真會影響著你我進食的態度?
  • 這世界可真有「完全協調」的進食環境或方案?誰在「協」、誰在「調」?其背後又是甚麼故事?
  • 「食」的場景可就在每日進出之間,你可如何「消化」?
  • 「食療」,對窮人來說是怎樣的「故事」?
  • 你每日可有「準備進食」、「如何進食」或「怎樣覓食」的「儀式」?
  • 可有細看今日餐桌上的每一種食物,究其種種源頭和可能相關承載的故事?
  • 當一隻蚊在你身上「進食」的時候,在試圖將牠打死之前,可有想過自己在某程度上也是「吸著人家的血」?

如此類推,引申可與「食」和「物」交媾的恐怕不少於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個問題……

食,在「物」曝光前,其慾怎念?物,在「食」之後,其質怎變?假如眼前放著一隻碟,究是「食」還是「物」在撩動著神經?嗜「食」和嗜「物」之間,其 慾之所以又理應從何說起?「食格」和「物格」或許皆有其「格物」的學問;睹物興情慾,只是物裡物外皆有其色相,物性幾曾開?天工格物,其「食」為自然蛻變 之機!食和物,各寄「蝕」以「傾情」,光怪陸離者,乃心思和物象交配之物理形影罷了……

當「搵食」和「購物」變成生命裡所以工作的「唯一合理出口」,保險業的蓬勃正架設於人底追求安全保障的心理,試圖妄顧科學家Heisenberg提出的宇 宙間萬物的「不穩性定律」(the unncertainty principle),借「投機」的先念以「格物」,把「不定性機會」人工化的變焦,彰顯著「人定勝天」的虛妄。結果:「食」為大,「物」為天之「貢 品」!為加倍保障每年的營利,「物價」和「物資」繼續引用「乎合各方利益」的理據模糊化「物象」的可能形軌,以鞏固有關商家「食得開心」的利益前提。物, 非物!物外矯情,其「食」堪虞!

可記起昔日差利卓別靈(Charlie Chaplin)電影裡「以鞋當餐」的經典場面,其「痛」在「食」?還是因「食非食」和「物非物」間的「人間意氣」?當我們的文化建構在「惶恐」、「焦 慮」和「破壞」的大前提下,我們究竟如何真箇看待自身內置的肉體小宇宙?或許它仍是如美國西部電影裡等待「開發」、「征服」的「蠻荒」 (wilderness)地帶!「食」的「文明」,其「物」早已按「最新出爐理據」矯型,豈非物之所以!

當老師口邊也掛著以「搵食」為教育前提的時候,學生桌上,可有一隻碟?碟上可有牛奶和麵包?進「食」之前,究是怎樣的「禱文」?當一名學生發現牛奶不及鄰近同學的量、又或是麵包不是「俄國式餐包」的時候,這一課,應如何開始?

食,性也!物,也必有其本!食和物,其「交合」情理豈不是人間創造的狂狷?其情理可無限而不定,按人間境況移動、再移動……

瘋子日記17030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