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上有一雙眼晴,像半掩的,沒有打開。

問,門可是一個出口?門問與問門,究竟已是兩個(或多個)看世界的國度。先學問,再叩門?或每事先叩門才探問?或不屑叩門者,已自閉門路?看門識別的功夫,每因悶在某間而不見門裡門外過客的閒情。門裡日月,難道真要四年一閏之時,才逐步開關釋懷?

門內空間,又聞閻王獨處一閣守候?今日門神眼界,早自閉門脈,門上帖字如是寫:不及門戶者,免問!昔日門閥氣度,今朝仍深蝕骨頭。仿似門宦處處依然,各自豎立闈巷,唯恐人家闖入而率先自閹!

門外有門,奇闕左右,難一下子闡述奇觀。祇是闕疑多閘,屢教人慎言而免是非。莫問閩南閩北,閩東閩西,只要活得像一條蟲,自悟奇門遁甲之術,在細胞﹁間變﹂之前,倖免於腦袋﹁間塞﹂為盼!

門庭處,各擁其門楣門籍。悉事者,必先閱門檻,或辨門蔭大小,或門徒多寡而行事。從不喜為門生者,唯自立門戶去也!獨門市各異,其客有別,各按門第 診之。今夕文明,獨缺閒靜日月,風氣之閉塞,連屈原重生也許不敢再問天!因問津而入罪,心肌又一次萎縮至方寸門戶,看不見學問的法門……

棄門而又立門者,又如何踱其「過門而不入」之術?門的德行,實荒謬之巔!

開門關門,自悉取尊便。三言兩語,奈何等閒事。閣下此間心事,可似閨怨之學,早自閉經脈,難覓破關門道?守門人,其閽可鑒!門裡昏庸,門外衝動;門人把弄,門限倍瘋!

問世間,閉氣思過者,早率登屍界;望門興嘆者,唯自娛於閣學,作守闕閹人?世界之遼闊,又豈有自限門房之疆?世情空間,屢因自設門神,每卻步閑居於 奇闌。心遐處,可跨重門世外,繁衍於高飛之地!悶悶而不樂,皆因闋而止息。兩腳跨步,才知一切門檻乃屬虛擬事。泥土,從來實在!

門上兩眼,何究窺心事?兩扇窗,似盲人面壁,知天地自由無界!

闔,難入德!闒,如夢處!

闤,闠之圍!閤,井蛙地!

聞,可內外!

門,一道也!

瘋子日記210406

後 記:我如是想:當學校的「門道」都變成一系列「閉門會議」下為求社會「如常運作」的「施政方針」,今日可如何理解「教育」的「門脈」?回首看我們這顆在 六、七十年代成長的真自大,以為一手創建了「今日世界」,便四出奇謀,運用建制手段權衡世間門道,更要年青一代默不作聲,學其榜樣。以為這是「唯一」的 「生存態度」,各理應「安份守己」的、「一條心」的扶植此間「神聖」的「經濟之門」!心門,卻沒人管!唉,於上一個世紀六十年代追隨外百老匯音樂劇《毛 髮》(Hair)長大的一代,今朝已「家肥屋潤」,忘記了歌詞裡曾歌頌的自由世代……真如新馬仔唱:「飛哥跌落坑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