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無事可做?怎會?

只是沒事好做!

事的呈現與否視乎心之所安和神之所以。無事和沒事都難免是一種態度,可做或好做亦難逃一定有所偏向的落點,箇中怎沒有道德判斷?

事物的存在與否,究是重重複雜的道德、情感和意識判斷,在瞬間按時空處境鎖定眼界的焦距。過程中,爭戰的慾念,默默與身體拉拉扯扯,築建起莫名的幻 象,事實非非,其理隨水般意氣,變化於無形。執著的,每凝固著人、事、物間的關係和性向,心裡又秘密地傳來種種聲音,按眼前景色,不斷改造著物理顯現的國 度。

從來萬物也各自擁抱著特殊的「眼界」和「神氣」,奈何人的自大,將物象草率地按自身當下情緒和有限智商歸納一二。當物語的網路被慾望收編入觀者的生理神台,本來的自在,難免又委屈起來,受人間粗暴制約。

事件,從規範的視界下,怎說其真實個性?人底物性,亦隨視聽的方位和周邊的無形干擾,以物測物,不斷折射著己身之所以。

巧言令色,聊借自欺以全言行間道德的規劃。卻少意識到試圖改寫著的,一概早給古人道破。當切磋缺氧,琢磨缺刀,怎道其中可能詩意?

無事,或因剎時無法無向。又何妨?可做的,其政何如?勉強底下,其事多邪而拘謹。無事,因不想無禮,致物於罔殆之端,陷之於虛闕的行動中,實不寬不敬!

沒事?此際其理若臨喪之慟,聞憂戚而拒行進於慍色之間。事事,只道不可亦不好!人生愚昧,其道理堪言。好而不樂,無而興嘆,只因為自己仍是沒德之過!

事,概觀是「人做出來的東西」!亦意味著某種能力、態度、職務、責任、價值、觀念、視點、判斷、品味、立場、經驗、能量、規劃、國度、邏輯、時空、 處境、關係、世局、道德、道理、情由、領域、輕重、方圓、機遇、徹悟、知識、權限、條件、次第、緩急、先後、願景、是非、感覺、案涉、善惡、意外、意氣、 意義、意識、意思、流程、運轉、落差、本質、管理、詮釋、決策、評估、謀略、反應、反思、資料、資源、辯證等等可事事的元素,按自然規律和人為條理,磨合 著種種類別的矛盾,混成事情大小禍福或意涵。故「無事」者,是既主觀、亦客觀的心理境況,在渾閒之間,等待著事機之來臨,藉以參解生命來去。

(包租公突然敲門,邀請我出外喝酒賞月,樂事也:今夕中秋,朦朧月影雲裡乍現。遠遠數十孔明燈從對面平朗及新村昇起,興致勃勃的載著串串人間願景,駕上雲霧,穿越山谷,很美。這不也是一回事?)

(點起洋燭,見包租婆左眼瘀黑,周邊臉龐肌肉腫脹,才知好強的她,又在前兩天回鄉時與人打架。她複述經過時,生動得像回到肇事現場,手舞足蹈,大罵 試圖佔她便宜的「流氓」。遠親訪客一邊聽得興奮,眼神一邊卻給正飄過來的七星孔明燈吸引著,口裡不斷讚嘆隔山燈飾。往事重整,每碰上難以估量的變數和情 景,其中異常,多少可笑可惡,一下子,再難斷發生過的,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

(拿出攝影機,希冀記錄眼前「詩境」,奈何半醉的手難以把持曝光二十分一秒的安穩。只道怪上照相機愚笨,不夠精明先進。這年來,事多與願違,不如意事從沒休止……)

事,如此一二三掠過,又回到斗室電腦熒幕前,似有所事事的,追延先前「無事可做」的想像。人,怎能置身事外?無事也給有事找上的時刻,多著!

左手又按上旁邊的iPad,繼續閱覽巴爾札克 (Balzac) 一篇本屬過時的著作:“婚姻的生理機能” (The Physiology of Marriage),隨章節間冥想,看到人底在自建的道德世界裡,充滿潛伏的矛盾和夢魘,循這位生活在兩個世紀前的法國人的文字,驟似喚醒我一直遐想著的 「那回事」 – 情義,聊是人間好說願望,或是一廂的美麗願景。異變,卻從來就在身邊,獨鮮有到臨的預警,或因應情況向君特此鄭重其事罷了。百事本難料,事敗情傷,盡然難 免!

心,何事執?自以為是斷事之人,奈何探事依然粗疏 (或是過份細密),在今日輕情薄義的物質世代裡,錯失至愛又何奇之有?擇善固執,難怪逆事連綿。驕縱的天真,乘傲骨推理,怪事怎不咄咄逼人?

今日沒事好做? 何以哉?當內事外事仍未和解,遂鬧事盡出,其中噪音處處,無不動心傷神。人間事發而興浪,一旦心神未及平伏,偏執沒事之慾,每把眼界劃地而牢。

無事可做?或許只是理屈事窮,連閒事也沒看上眼,聊讓本好事之心騰空而惑,只道人家掛著「干卿底事」於口邊,呆目橫事而過!無法的日子,多盲從而欠心安,少細究事態實非偶然……

事,多無名無味。紅白之色,多是簡易紀事之法,箇中漏網事故,每可成書(卻多難免雜亂重複)。見機而行事者,當無機從事,其行怎辨?犯事者,不一定 是滋事的元兇,其謀難緝。起事的,多少是愚昧的人為另一伙愚蠢的人急切烹調的糗事 (或一廂情願之「美事」),按眼下有限策畫,行僉於事,其事怎判:

在黑色被褥上打蚊的人抱怨蚊子飛得太快……

急欲離開的人將任何眼前人物都變成可建立理據的「肇事現場」……

面對有興趣的事從沒想過自身可相容的本事和量度……

「成事在人」的信念幾變成一種自大的信仰,獨逞才之心每超越事實的本來……

當發現任何測事的意見早給古人說過千萬遍仍堅決信任所謂一「己」的判斷……

拾人牙慧,萬般引言,只為說服人家自己是「有識之士」……

「東窗」事發卻不知「西窗」從沒打開的源頭……

事件和事態因好勝之心而捲入亂事累事的窩囊裡,任人家自行蓋棺執事……

感情用事的日子下看顯微鏡下的前塵,怎生奇景……

事事問天,卻不知大自然各憑事之本,各司其法,不徹悟其所以,高枕難休!惟妄想之心自古以來,比比皆是,怎能沒神鬼份兒?

今夜,孔明燈下,奇幻罕見,怎不教人遐想?

可做的事,又那怕只是一刻虛無寄夢,假裝願景隨風入雲,向天神告密?

沒做的,總有其因。那怕是頃刻空白,或是另一場鬧劇的前奏?

難得包租公拍門,把我從空白 (納悶才真) 的一整天叫醒。懷中事,讓點燈將意氣燒盡,將既成事實化作煙雲,笑衆生本來兒戲,何來無事之有?

 

瘋子日記220910中秋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