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時空,仿似手提箱內裝載著的侷促,奔放無門……

欲望,迴走在異變街道上,踏著既愉悅、亦失控的步履,漫遊在到處設防的景致之間,看不見春風!

今日的心絞痛,究是時間在身體劃上的一道傷口,刻意召喚我看清曾忽略的生活情節。坐在黑暗的劇院,試圖讓巴哈的樂章遊進空氣管道,借舞者的破節柔姿,斷續讓緊崩進入疏離的悄靜……

座椅底傳來的噪音,不停的撩動骨頭旁筋脈,把心焦趕入一網淪喪之中!友人的耳語,被冰池上的霧氣鎖起,將謠言的刺痛隨冷凍凝住。一溜煙的風流,全寄托在舞者腳下那間的霜雪中,妄想沒濺出半點牽掛!

癡心的儍瓜,總教奴苦等下一回時間的決裂!

是誰?借大提琴奏出的弦音,追悼曾座落的情感方位?思念,懸掛在一排一排高高低低的烏絲燈管上,迷亂於患得患失的感傷!時間,卻似剎那不流動,打住了心脈的張持,教我看不清夢裡陽台的下半身……

城市的臉,正在去殼、清洗、量算、冷藏、入罐、包裝、出售!街道的皮,正抵抗著蟲害的擴散,捲縮入排毒噴霧的卵巢中,等待下一回脫皮革命!我的腳印,忘卻換上新妝,又一再流落至舞臺某處,倚賴著轉場的漆黑,希冀在下一線光澤出現前尋回失陷的住處!

覺知,不在劇院內,亦不在外!無著的脈搏又抓住心肌,似要將一生情執孤注一擲,看我可何處消魂?覺醒,是阿難的功課,與我何干?時間,在有形與無形中間糾纏著有想和無想間遙望著的清淨,對人生的錯亂難以啟齒!

夢,原來是一條追魂索!將你我鎖在Plaza X某處,追趕著異變時空,直至琴絃學會不再發聲那一瞬間,我……

瘋子日記221004

*<Plaza X與異變街道>,黎海寧二千年舞蹈作品,城市當代舞蹈團製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