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加另一邊乘上這一邊和那一邊的負差再連上N邊的N次方究竟等如甚麼?普通人,誰真箇會去儍想這問題!

一個舞台作品究竟從那一個生活概念或感觸開始,牽動起一個創作者的心,一日動起筆(或任何可能協助搭建思維的人、事、景和物),才逐步發現:當日「看」到的「情」與「景」,默默在生活旅途上進入連串分解、重整或蛻變過程,如何從體驗到體現以至最後「重構」心象之間一邊無限擴大(或縮小/或平衡)自身看世界的容積、一邊過濾其中浮游的「障礙物」,實在是一生中的有趣功課。

在舞台框內,從未遇過「一一如一」的「真實面貌」(那正是它吸引的地方),不少人卻將之掛在腦邊視為工作的「信念」,在依然意執於「真相」「應有呈現方位」的同時,事情的「結果」又可有一再掠過心扉,干擾心火,當一朝發現:

一個文字 + 一個符號 = 十萬個可能的助跑器;
一度光環 + 一注煙霧 = 可填上無限想像的空白……
一個作者 + 一面鏡子 = 製造出多少連串斷斷續續模模糊糊的印象?
一件道具 + 一個演員 = 可製造出無窮的偏差;
一把聲音 + 一個眼神 = 可改寫出多少「真實」的詮釋;
一幅圖畫 + 一個圖像 = 編撰著千態萬狀的意識形態;
一道門口 + 一個箭步 = 走出多少個抉擇的去向?
一個停頓 + 一個問號 = 重構多少行文字的邏輯?
一個編劇 + 一個導演 + 三倆個設計師 = 是拉扯還是合作出一臺「新」戲?
一個演員 + 一個演員 = 一個(或兩個)怎樣的角色?
一個角色 + 一套服裝 = 呈現一個怎樣的面相?
你的生活 + 他的生活 = 誰人想關心的生活?
你口裡的瀑布 + 他心頭湧著的「瀑布」= 從不是作者目睹/假想的「瀑布」!
你的視界 + 他的心界 = 如此如此的「眼界」!
一個台位 + 如此步法 + 不知名的心脈 + 三倆流行的動作 + 隨意拉攏的三十多行未消化的生活「體系」 + 多少遍不由自主的怨懟 = 文本千里外的異域國度?
(還有很多很多……)
那時候,怎辦?

角色又可曾跳過出來,尋找作家翻案?當每一個參與創作的人(或只是抱著一顆「搞製作」的心),都視自己為理所當然的「作者」,你的「搞作」和她與他的「創作」又碰上多少(不知明的)「運作程式」,最後究竟是「無以為繼」的「混作」還是那依稀搞不清的「心障」,令「作品」未能走上可飛騰的跑道?

「一一如一」真是一個每日也編作著的夢話!

當一幅畫跟一個木框磨折著意象的出路卻又要撐著一台戲的精神試圖製造或滲透出它底應有的力氣……
當文本的結構似要將角色拉進一個非比尋常的生活國度卻又未遇上知心而陷入連串行為邏輯的爭辯和語言著色的角力中令人透不過氣……
當世界從來不受控制卻屢因意圖一朝控制他者他景他物他相的妄念下找不著應有的或可認真舒展功夫的出路……
當文字被看成為唯一的出口而忘卻與之終日伙伴著的生活行動和冥想空間……
當演出成為文字的「終點站」而不是下一站的起點時…..
又或是發現一切一切已不再是(或骨子裡從來不可能)在一一如一的「梗式」下闖蕩出半里明空的日子……
那時候,
或許「煉獄」的形態終有了眉目!
那時候,
或許出現另一種莫明的「真實」教你我重新思考創作出路!
那時候,
或許可以是一個真正精彩起點的契機!
看你我他日如何招架「一一」般二三事,學上一二乘「瘋」破浪之術!

「寫」和「作」、「編」和「劇」,是一對喜歡爭長競短的「佳偶」,「天成」之路,還看每一步細味其中心事。其中景色,可歌可泣!

今日如廁間,又發現「馬桶」內多了一條一與一之間大小的「壹一」,與昨日的「一壹」比劃比劃著……

一一從不如一(或二或三)……

或許那只是一條可方便假借的美麗構想程式,卻從來「簡單」、吸引!

瘋子日記2405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