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又走到蕪湖街近鄰,在馬頭圍道交界一段十字路口徘徊了個多小時。走到一、兩家小店舖,湧上零星感覺:

不到二十平方米的空間
填滿一堆二堆貨物 不放過
任何可能漏空的隙罅
檔主 木訥的坐在暗角
身體看似融入貨物之中
變成它的一部份……

生存
彷彿都寄居在路過的撩亂眼神
膠漆之心 說不出
曾有過的慾望
身影 早連繫著貨物間的霉菌
一概靜待著下一輪繁殖季節的到來
彰顯腦袋中構建著的生意網絡……

人、貨、光、影和空氣的顏色
似等待清潔大使的走訪
重拾一個經營的理由 只要
不用搬到人家建造的商場!

(想寫,筆壞了。想攝影,照相機電池亦突然失靈……)

數天前,碩仔(吳偉碩/《蕪湖街上好風光》演員)在工作坊提出了一個有關「進入情境」的問題。原因是不想倚賴或重複一種慣常進入的「操作狀態」。他停了下來,道:「我不知應怎樣走進一個仍沒有太大感覺的空間!」遂提出了連串十分值得一再思考及重整的問題:

△ 當未有足夠的「準備功夫」,難免出現「資源短缺」。
△ 以前信賴的「創作根基」究竟從何處起?可何處往?
△ 不同階段的身體,如何改變著創作的意識?
△ 為何會對「創作環境」突然感到「陌生」?
△ 當似熟悉的再不感覺真的熟悉,可會是另一種知性萌芽的時候?
△ 切入情景的「角度」可真是一個「好角度」?
△ 每日仍依傍著的究是怎樣的一種信念?
△ 是甚麼推動自己再不想「如常運作」?

存在當下的感覺愈見強烈的時候,談「創作」開始更有生活此間的味兒。蕪湖街,可近,可遠!創作,沒有因問題「停止」,只是一個作息回望的訊號,再從「作息中」看看世界,難得暢快!真正看見問題,是一種喜悅!能一起面對,樂也融融!

「他」與「貓」的聯想:
牠為何留下?有選擇嘛?
或許,
牠比他早學習到自處、自娛、自足、自戀甚至自省……
牠比他更了解房間內每一吋空間
和它可開拓的天地!
牠迷上每早跌在地上的菠蘿包屑。
牠每天選擇在同一方位,展示其「權力範圍」!
牠愛理不理似的看待他的存在……
他在……牠不「在」!
他不在……牠「在」!
他動……牠不敢動!
他不動……牠動(因仍擁抱著好奇)!
他是「人」?是「貓」?
他如何在貓的國度裡看自己的存在?
他當權!權在哪裡?
每日
他和牠
依然沒完沒了的對著……

氣窗,是牠每日自出自入的「天國隧道」!

瘋子日記2303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