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是遊弋在生活狹縫間細密觀照的靈體動靜……

踏,是進入生活底層細訴的潛在滋味……

舞台上的一切,都是舞台下需要關心的事!踏上台板的衝動,豈能單單倚仗架起的「藝術雲梯」,把「望見的真實」推入虛擬的假設中,留下的都是殞落的足印?台板下,可有看清楚橫七豎八的道德支架,造就著多少生活底流通的光怪記載?大街窄巷間,投影著的風光怎地如此惱人?

遊訪「蕪湖街」像是重新檢視進入生活情景的觸覺運動,借街上種種幾近因慣性而變得模糊的印象,一再重新學習閱讀似曾相識卻又疏離得可以的社區生態。其中「發現」,或許只是重溫或片拾零落的人情,追討它底散慢的原委。此間一切「都變得被理所當然化」的景物和人事,一旦再受到重視,將之放大或聚焦,才發現:一籮一籮不尋常的亂碼和荒誕填塞著今日巷陌之間……

昔日「元州街」的「茱莉小姐」或許已不知所蹤,消失於歷史的雲霧裡!

那朝「石水渠街」的「一片藍」仍等候五十年後(還有四十三年為實)的「歷史考證」……

在此之前,何去何從?

今日「蕪湖街」似漸漸步入一個快被遺棄的模糊記憶體,還來不及弄清楚自己歷史印記的來由,回歸七年後的今日,已被另一片風光侵佔,不知可朝向那方?

從遙寄心事的虛擬街道,到投以深情思慕追悼著的流逝街頭,輾轉將我從妄想的虛空中拉回硬朗結實的地面!舞台,本就架設在每日生活裡外的差異邊際,各有各的找其「觀眾」,踏上「戲活」的平台,疏通其生活應有的「戲軌」!

年輕時,遊蕩是主要生活體驗的開始。街道上留下的足跡,填載著特殊的泥塵汗氣。今日再走回街道上一邊顧盼一邊仰望,目睹這個很容易丟棄歷史或被歷史丟棄的地方,生活的靈魂彷彿在隔鄰嗩吶的催促下,將年華老去的逐步趕入一片片的無依無靠,心脈的軀殼都脫落在經濟體的貪婪剝削之中,失卻了可尋常細味的宛然物致……

街道,埋藏著的寂寞處處!

街道上的戲踏,是尋找這份「寂寞人情」底文化根脈的重要起點!在回到「排練室」之前,先認真再踏上沿大路舖陳著的每一足印,細嚼輕嚥其中曾穿梭的沉深步履……

瘋子日記2310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