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滄海一聲,點著了火,一直沒有迴音!

無法的發狂,是身體磨著的抽嗒痛症,紫唇之所以!
什麼進入了耳朵,洗淨耳根底積聚的酷愛?
乘陰溝的油膩尋找另一端的光亮,身體早泛青的投降在扭曲中;
跨蟲蟻履步延伸迷惘之方寸,血氣……
早投身於僵硬的陣營!

哇,哇!百般矛盾可有棄械,融進那膨脹著的傲慢,自尋短見?
誰在身體安放了如此禁令,導致此間手腳的痙攣?
「放輕鬆,笑一笑!」
竟是如斯艱辛的功課!

又一群堆塞在表演臺下,笑淫淫的偷窺著人家做愛!

誰走了,留下蒼蠅糞般的黑點,阻礙了眼球的視線?
那處是「歡樂隧道」的入口,給繃緊的靈光鬆縛?
眼眸,凝視著一小片藍;
口裡,仍填滿芥茉的酸辣,教人好一陣子說不出話……
直至你……
真的走了,才真的放鬆了雙手,讓天地深吻一下!

是我假設著你假設著我的可笑或是你笑我如此借你敲問著自己不會笑卻又強顏歡笑得令人發笑或是還未認真學會如你般笑得那麼坦蕩開朗便離去……
還未
認真唱過一句你寫上的文字便學習將它反轉來唸……
你沒好氣的一笑(也不轉頭)
便走了!

那方的公寓大門推開,吸引你走了進去?
令孤沖與岳不群可在那間一邊繼續爭戰一邊等候你簽上一份新移民戶籍?
可有吹著口琴的女生如是製造著紊亂噪音,
打消你又一次傻兮兮的著迷和自慰?
(你常笑說你射擊著實從未「失手」!)
只有笑,一直刺激著你談情說性的胃口……
(只是我總跟不上你步伐裡的坦蕩蕩!)

曾幾酒醉咆哮 把你催眠!我……
仍捕獵著你笑底豪邁!
(請不要揭穿那不是你面對大地間的唯一意態!)
今日消失於塵埃之間,似又一嘰嘰叫的向著我鼻子噴上一串浮雲:
「時間好易過,何用看不開!」

滄海,從來在笑!
你我,赤軀……隨遇!
(彷彿都是肥皂泡沫上製造出的虛幻……)

瘋子日記251104

*文字源於黃霑生生為電影《笑傲江湖》譜曲中的一句詞:滄海一聲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