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 ──

遊走於商營的雕塑空間

妄想碰上可棲身的國度


思慕 ──

穿梭於銅臭的謹慎之中

製造著多媒的佈景板

粉飾生活的可能浪漫

可有最新出爐的情感數據

好讓我及時停止迷失的錯亂

烈日 (很可能是一顆霓虹燈泡替代的幻覺)

將心暴晒

展露著愛戀的荒誕

手上卻仍執著袋口錢包

留住幾個銀幣

好讓在被遺棄時作乘車之小費

誰曉得咫尺前的海浪

可洗濯傲骨裏的鬱氣

或是借浪花聲韻

繼續執著於自我瞞騙的夢幻

飽暖片暫的愛慕

此間身體的衝動

可會是被廣告操控著的聲浪?

還是被大氣中流動電波密集干擾之連鎖反應?

今日在銀行洽商得來的借貸

嘗試分期買回遺失的本能

(高利息也不再計較……)

只知 情動處

難掩傻子怪氣

挽留著僅存的自然個性

沖繩的日落

只照到坐在身旁的妳

似在問:

「心裡可有戀愛的意思?」

「又是另一番戰鬥?」

戀戰面貌

沒有因地域的流轉而變得晴明

太平洋的濕氣

沒一分鐘停止沾染著此間的香港

唯穿插在Sogo前人群中的你我

卻忘掉海洋的迷人氣色

天空上那橫七豎八的招牌

壓得人神智迷迷糊糊

惟借熒光幕上的晶片

追尋戀愛幽幽之色澤……

電話鈴聲又再響起:

「下一班到沖繩的飛機

將會在電影中心cinema cafe開出!」

瘋.二千年八月廿四日早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