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究是一群怎樣的「怪物」?

坐在黑暗裡,掛著一雙雙眼睛,連接著不知名的腦袋……

劇場需要觀眾,是否意味著它底存在的「被動性」-不斷假設著人家的「需要」來建構自身的存在?那將會是一種怎樣的「存在」?究竟觀眾「需要」些什麼?觀之眾生,其「觀」由何?

人,當群集在同一空間裡,能堅持多少自己判斷?
眾,是否意味可隱藏自身,稍暫放下一身自我,迷走在混沌裡頭?
個體群裡,依稀蘊藏著無窮變數,各自靜候那微妙的小小革命……
集體叢中,冒昧地借周邊的能量,引證著自身的局限渺少(或借機無限放大)?
呼吸間,身體的覺知又給什麼拉開,進入奇妙的考察(或是「被考察」)國度?

究是誰不信任誰,各自假設著對方的愚昧?之間,遂牽起一連串動作,試圖拉攏任何浮遊的可能,進駐嫵媚(或詛咒)的狂亂?

究是誰想騎著誰,借慾望的飛氈,追蹤那存在的虛空?

文字,又一次滑溜在假設的跳板上,借任何可能的光影動作,三番錯落在註釋的暴風雨中,詞窮地疾走於無形……
故事,又一次被人家利用,粉飾著虛榮的知識,難逢覺醒的心靈!
舞台,又一次裝飾著貪婪,歌頌著「偉大的物質」,看不見可相會的橋渡!
演員,又一次迷失在觀眾的熱烘裡,從沒打算要認真探索故事與人生的意義!
導演,聊是等待另一台給「藝術家」謝幕的大戲,在逢迎的古老大道上,繼續攀爬那尊貴的梯階!創作的念頭,早附之與市場的法則,跟上去追尋「大隊的真理」!
作者,究是何許人?

環望四周,誰心中可有一朵雲,讓之自由飄落在劇場裡外?

我,只想

沒有痕跡的行雲般離去……

路,還遠!

瘋子日記2411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