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致電友好,談及其「五勞七傷」的軀體,想到今日城市人多習慣穿梭於「外物」而鮮有照顧「內物」,弄得每日情緒鬥志,隨可看見或遊過的外在物理變化而縱形於色者,比比皆是。當生活變成在一種不能自控制度底奴役的功夫,周遭填塞著的都是一堆二堆不斷為求「互補」卻又相互抵消的「源源雜物」,生命的脈搏遂團轉於眼花撩亂的物界中,身心似早失卻了可駕馭的情理。由外而內,「病」徵亦似過盛貨源般接踵而至,堆積在任何可座落的暫借管道,直至一天真吃不消,才大呼「救命」!教我聯想起一位拳道理論家曾如是說:「離開己身,無物可求,執著己身,永無是處。」人,何物之有?

今日所及的物質「文明」,其「進步」與否,還看觀照物界心事。

「現代人」因各種慾欲而求「物」心切,遂匆匆以形貌取物,弄得今朝人非人、物非物似的虛浮。按老子談「物」,本是一種沒有固定形象的東西:物之「夷」象,本無色無聲無形,惚恍混沌,隨意而行。今日追隨著的物質視界,卻只重「趕上」(發展)一大籮可見物的前前後後,未及體悟其真實形意和深源的力氣,又怎通神?

難怪自己近年身體疲累不堪,老要找「醫生」求取一二「快食仙丹」,看似「對症下藥」,卻沒解決問題的核心疚疾!直至一日忍無可忍,終於重拾「自求」的意志,從最簡單的「站樁」做起,學習領悟物象動靜之色……

聽起來站樁確實是何其「苦悶」的事。「練功」,似是武俠小說裡的玩意,多少人會認真?但認真磨鍊,竟日久生情,愛上了它給我啟悟的氣勁。昔日燃燒的「鬥心」,不但志短虛渺,委實耗損了不少寶貴光陰。說「修行」於「物外」,不如遊感於「物內」,其樂在一種「靜觀物變」之中,一點也不「空洞」。站而不「住」,住而不「求」,「求」而不追,似仔細亦模糊的進入一種「內視」的狀態,讓潛意識浮現,把身體物理重整,聽令於大自然本色。更明白「世界自然大」之理!

看似最「笨拙」不過的「運動」,其「靈巧」處實教我感動。此間才體悟拳理學家所言:「大動不如小動,小動不如不動,不動之動,乃是生生不已之動。」只是現代城市人鮮有站樁的耐性,處事急於求成求功,身心儲備只跟隨眼下可量度的「物理指數」升升跌跌,卻早變得外強中乾,體內剩存之「物」,其實質指數恐怕已急轉直下……

當身體澄明,生活的情理亦比前清晰。萬物自有其道理,規律亦本來十分具體,只是其意出口,卻不單從見從聞從色從味。以心聆聽到的,其「貌」平凡,既近身亦親切,一點也不深奧。記得日前一位學生筆記說得好:「要電腦功能暢順,必需日常清理雜務,重整調息。」何況是人終日依傍著的身軀?

生可養,「鬼」亦得「養」之!站忘入靜,抑制大腦皮層的運動方寸,體內病痛,其形若現。人的潛息意志,倘能用之,運動的意義不再局限於筋骨肌肉,而是整體的圓渾。

「我」,畢竟是一個宇宙的縮影,住著多少「光年物影」,景觀奇偉!只是今朝的「我」奇執,將與其共事的體內億萬同胞趕上沙場,拉入一場又一場虛無的戰幔,實難以服「眾」!泣鬼神,畢竟是身體裡真實的呼喚,只冀盼「宿主」德仁,明白其「失養」之道,難為了那擱置多時的「真我」!

站,物動!樁,萬物建基之始!身,又再鼓蕩!力氣,勃發春生!

(哈,誰料年少時老師「罰企」的「勞累」,竟蘊藏如此功夫!多「企」多「佛」又何妨?)

瘋子日記2603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