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萬維網(world wide internet),世界多國主要大學已可在一秒之內,給網客提供約具備三十冊百科全書的免費資訊,成為可供盡情瀏覽的知識寶庫,世界恍然遊動於手腕和眼睛蠕動之瞬間,大地彷彿從此臣伏於掌下……

今夕此間,只要你我仍有一顆求知的心,絕對可以在家中「創建」及「擁有」可自己管理的「學校系統」!傳統的「學校」 概念,隨社會演變難逃角色重整的命運:「教」與「學」,理應面臨史無前例的全盤改革!今日香港教育改革的遲緩,根底子在於人多封閉在習慣和生活的安全網絡 裡,為力求保障既有「利益」,按當權者的「制度化行為」管轄的大前提下,誰甘願(或有勇氣)求變?

此間眼前的「變」,聊是制度崩潰前試圖「擴大商機」或「繼續維生」的「絕境行動」!其代價卻是嚴重罔顧不少青少年及兒童德、智、體的發展……

六歲前的腦袋本早準備全線開放!觀、聽、嗅、嚐、觸、作、想、覺、悟、知,各理應可自主啟動其天賦本能…… 奈何多是「成年人」的「無知」、「意執」和「缺憾」,假借自身的「兒時概念」和「年長自大的理所當然」,以「昨日方位」和「有限經驗」判斷著「今日世界」 的學習落點,更強加「制度化的評核」,以「監管」自我投射或假想理應的「進度」,結果:人生的頭六年(和及後的「學習」生涯),在「不擅反思」底屢變成 「按組織指引」下的「曝光後遺症」;一切「學習行動」難免變得規範化,以保障「聽講聽話」的「成年妄想症候群」!思考,一概接受「守法」和「執法」的「審 批」,最終淪為「知識消費」的奴役,不思輕重緩急,實難取智於從容!(荒謬的是:這「成年人網絡」的「不成熟性」,正是資本和權力分化下的「建制產物」, 惡性循環地製造著「可愚之民」,以彰顯知識壟斷和階級分歧的傲慢!)

隨電腦已發展近六十年的速度算起,其按年倍數遞增的線性發展,可媲美人腦的時日不遠(最少那是部份科學家致力的夢想),不少前瞻學者,已瞄準進入「後人類」年代的「新論述」[i]……

人,卻沒有因電腦的存在而真箇活得較前開心!亦沒有減輕工作量!反之,要平衡身心於如此世代,畢竟變成今日最具挑戰 的生存遊戲!世界,似漸依循快慢兩極,透過迥異的信念和行動,各自在縱橫之間,搜尋身體及大自然剩餘資源……結果逐步浮現出不尋常的「極速脈 衝」!快,因目睹眼下似已失控的「發展」步伐,唯恐趕不上時代,深信人生沒多少「閒暇」,統整那按時事世情七上八落的思緒,身體卻逐漸急疾僵化於密而雜的 網路之間,忘記(或堅信沒時間)抽空,宏觀及紓緩其所以!慢,因極力尋求「另類」出路,重申自主平衡,不被世界的「盲動物流」征佔,致力訪尋本源的美麗 (在此特別聲明:與時下流行的「纖體美學」完全無關!)。荒誕是兩者卻形影相依,在眾生被「全球性」的經濟輪齒推動下,各展其長短,以狂妄的銳氣(或多是 白發的意氣)對照著此間此代的反覆生態……

當一切知識被處理成可投資、策劃、管理的「資訊財產」,求知的慾望急速被求成的急進侵佔,餘下只有那被「荒廢」的身 體,殘喘於物資的供求線上,等待即將步入「基因科技市場」的「零件裝嵌」服務!令我急欲反觀世界於太極之源,企圖索始今昔……剎時間,更見可悟可 學之道,就在跟前!「極」,在身體內早種其子子孫孫,其「太」可圈可點……

一本名叫《學習的革命》(The Learning Revolution)[ii] 的書,曾於上世紀末趕入「市場」。兩名「學習專家」以比、量及簡化的速成程式,試圖迎合「知識管理」的「方法潮流」,建構一籃子「學習祕笈」,以餉「用 家」的「極速口味」。今日「補習社」流行的「精讀教學法」,似多直接或間接取經於這部「天書」,將世界完全概念化地作功能性閱讀,以「方便」知識的「經 營」。令人心寒的是:知識與生活似近完全脫軌!

近年每日面對一群又一群似忘卻怎樣開朗的大學生,各反在生活夾層扭捏的人情世態裡,積壓於焦慮、自卑、自憐、自戀和 自大之間,在缺乏自省和自主的學習情境下,「知識」仿似變成「學障」,又或已變成尤如「與自己建立不了任何切身關係」的「身外物」,開解不了急欲求援的 「心障」!當學習被「制度化」成依賴於監察監管的「市場體系」,學習的樂趣和喜悅早被功利凌駕,學習「速率」與「質素」各成異極,邁進不一樣的國度,將社 會分化為「群集盲動」和「個體自主」間的嚴苛角力!前者是資本家的夢想樂土;後者卻一分為三:有良心的、沒良心的和徘徊掙扎於二者間的,各自按其際遇,馳 騁於市場體制裡外,持衡於知識自主或用之於壟斷和弄權間,自「革」其「命」!

當今日兒童身處的世界比學校求變的速度快上四、五倍,應否是時候重新思考學習的本質和可塑性?記得多年在海外求學, 最大的收益在於自學,學校只是一個提供知識結構框架的地方。當知識資源已成為任何人可從私人電腦裡收錄及自我管理的領域,學校的角色早應進入另一「經營」 國度:強化人底在物資以外的精神培訓上,而不是更進一步自陷於「商業」的「物流管理」概念上,擴大及深化現存已積壓多時的「社會問題」……
潛伏骨頭的經年虛火,正等待任何一個卑微的理由引爆自焚;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面相進一步深蝕人間處處,只是找不到一幅可吐露真情的白帆布;手電響個不停,似催命符般追討「孤寂」的「債務」;又一幅幅電腦拼圖,牽起連串 意外的假想,唯暫借人家幻象,推敲心脈的「合理頻率」;馬勒(Gustave Mahler)突然在西九龍黃金商場回魂,卻發現其「悲愴」交響樂已變成備用鈴聲軟件第666號;殯儀館內的仵工,一邊解釋為亡人裝身的程序,一邊擔心禮 成後趕不及給新買入的股票「補倉」,誰知亡魂從不介意,只是周邊活急的親人,似慣非慣的黯然接受;因騙取綜緩而剛被判罪的前任法官,從沒想過昔日老家兄 弟,早已順利過渡九七,魂歸天國;一位基督徒和一位回教徒相約觀看寶蓮寺大佛,眼界微伏於四周風水,冀覓得一根「神仙草」,以孝敬住在剛購入向海豪宅裡的 「地主公公」;數名急欲「展翅」的年青人,不計日後將欠政府數十萬,預算投資九至十年,按序完成其偉大「高等教育」的「美麗願景」;銅鑼灣香港大廈一微型 補習社,試圖力碰各大名牌,推出一系列「助損」的「心靈套餐」:
死亡先修課程:不二價直通車必殺技只收$444!
特效失憶課程:絕對冇手尾包袱!一口價$222!
自尊修補六技:經驗講師與你分享其六次自殺失敗歷程!$666
申請綜緩大法:無憂無痛、無拖無欠!成功申請,只收個半月上期!
賭波債務管理:免費贈送慣性賭徒函授課程!只收「輸出額」三成!
不學無術三通:保障直通展翅課程,因協助降低失業數字回贈$100!
三專心靈特惠套餐:自卑、自大、自憐者優先取錄!可向政府申請持續進修基金補助!

今日在四處講求「精讀」、「速成」的世代,「精讀」變成「纖讀」(skim reading);「速成」變成「懵盛盛」!不知為何,忘記了孩童時代屢「無師自通」、自學發掘遊戲的精彩?心術,是當下嚴重缺修的基本學科!也是唯一最欠缺實質投資的「自然學系」!

以混合媒體藝術用於學習是一條不可缺少的「平衡階梯」!藝術的「模糊性」,正好給「數據化」的世界提供可紆緩體溫的 「物理平台」,借從容的探索和假設,解剖及審視世界於「藝術行動」的當下,以平定煩躁心術、淨化思考。創作改變不了世界;它只能引動當下觀照世界的態度和 空間。在純理性管控的國度以外,翻開身體本源的脈動,以「靜默行動」回應世界的潮向。哲學家尼釆曾言及:只有藝術才可令我們不被「真相」處死!藝術是一種 學習「呼吸」生命、重整軀體心脈的重要橋渡……(找尋「藝術銷售」者請查黃頁分類!)

兒童最重要的學習是自學於生活的本身!只有建立夢想,才可談得上創建「新社會」!當學校尤如一座「懲教所」(不幸是 很多家庭也一樣),而不是一個鼓勵與社群聚合的地方,學校的「變革」,其「理」獨堪憐!有願景,卻沒行動!有行動,卻欠熱情!有熱情,又欠思辨!有思辨, 又不懂創造環境!有片段,卻沒宏觀大道……

教育,理應培育自學的新世代。學,求多思、多想、多愛、多欣賞、多實驗、多行動、多趣味!一切均可從自我開放的體驗中得到學習的樂趣……

學習,是一個給身心作細長「曝光」的「願景行動」!

後記:近來一連多晚,數位已故「戲劇大師」突然向我報夢:
易卜生[iii]:若真的愛我,又豈用甚麼「百年紀念」,把我變成「群鬼」之首?理應專注繼續尋找你們自己的「野鴨子」和「人民公敵」!
契訶夫[iv]:我生活的「大時代」早遠去,今日你們根本連一個「櫻桃園」也找不著!更莫說「凡尼亞舅舅」!天上飛過的「海鷗」,已染上禽流感!
世阿彌[v]:我的世界本歷久常新,只是因應你們現世的處境,要走上的路卻又全不一樣!清心大道,還看與路相交的步履!
歐里庇得斯[vi]:你們還用談「美狄亞」?她已成流行的「複製人」,周遊列國。我好奇今日可有「亞狄美」,她可能是「美狄亞」失散多年的孿生妹妹!
湯顯祖[vii]:我的知交是塞曼堤斯[viii],他的唐吉訶德剛到「牡丹亭」訪察,只是找不著已迷走多時的還魂譜?甚麼?基因再造?可行嗎?首先,懇請不要把我與莎士比亞雜交……
莫里哀[ix]:我的作品應依然流行:「偽君子」從沒過時,只是「唐璜」要特別小心,世代究竟變了!
關漢卿[x]:六月雪,從不老!「竇娥冤」,仍穿梭多少國巷街頭。大旱早臨,豈只三年事!唯此間人心,竟可賣「冤」以求速銷,不念我也罷!
王爾德[xi]:今日還用我作性向平權例子的話,瑞丁監獄之歌,早沒意義!那些仍迷戀《不可兒戲》的人,為何還花心思,將它裝飾嚇人?
阿圖[xii]:不用多說,我早瘋了!
卡繆[xiii]只是吸著煙,從沒開口……

John Cage[xiv]突然闖進,謂豈可任由「戲劇家」唯我獨尊,遂引入433名來自不同領域的智者,開了一個四分三十三秒長的演奏會。更即興了一首詩:
我是
不了
這裡四百三十三個又如何
與不是
管誰先說
是你是我還他或牠或祂
早遊進此間此際亦等閒
心知樂無窮
只待面向變的無比勇氣……

瘋子日記260406

————————————————————————
[i] 美籍日裔學者Francis Fukuyama於2002年已因應生物科技的突破性發展,出版一本名為 Our Posthuman Future: Consequences of the Biotechnology Revolution(Picador出版)的書,強調人的歷史已終結,「後人類」世代的昂然打開其幕幔。
[ii] Dryden, Gordon, & Vos, Jeannette. (1993, 1999) The Learning Revolution: To Change the Way the World Learns. The Learning Web.
[iii]即Henrik Ibsen(1828-1906),瑞典戲劇家。其重要著作有《群鬼》(“Ghosts”)、《野鴨子》(“TheWild Duck”)和《人民公敵》(“Enemy of the People”)等。其作品眼界穿梭生活裡外,提出深刻的道德批判和反思。
[iv]即Anton Chekhov(1860-1904),俄國大革命前的重要戲劇家。他親歷時代交替,對「沒有行動」的「行動描寫」,尤為深刻。他寫過的長篇劇本只有四部:《海鷗》、《凡尼亞舅舅》、《三姊妹》和《櫻桃園》。
[v]世阿彌元清,英譯為Zeami Motokiyo(1363-1443),日本室町時代的猿樂(即後稱能劇)的演員和劇作家。他的美學著作《風姿花傳》可讀性甚高。
[vi]即Euripides(公元前480-406年),古希臘悲劇大師。曾多次以女性為創作主題,《美狄亞》(“Medea”)影響尤深。
[vii] 1550-1616年。中國明代末期戲曲作家。一直官場失意,卻著有《紫簫記》(後改為《紫釵記》)、《牡丹亭》(又名還魂記)、《南柯記》、《邯鄲記》等。
[viii]原名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1547-1616),著名西班牙作家。其長篇小說《唐吉訶德》,膾炙人口,後多番被不同藝術家改編成不同形式的作品。他如湯顯祖一樣生於同一時期(更於死於同年),亦因失意官場而專注寫作。
[ix]原名Jean-Baptiste Poquelin,後以藝名Moliere傳聞於世(1622-1673),法國喜劇作家、演員及芭蕾舞喜劇的創始人。其作品通俗粗獷,卻暗底下嚴肅,多以鬧劇(farce)姿態呈現社會之荒誕。
[x]宋末元初人。「元曲四大家」之一。他自喻為「一顆捶不扁、炒不爆、砸不碎、煮不透響噹噹一顆銅豌豆」!
[xi]原名Oscar Wilde(1854-1900),英國戲劇家、詩人、唯美主義藝術倡導者。他的自由作風和大膽政治評論,令他變成新舊風氣衝突的犧牲品。因與死對頭兒子 交往而被告曾「與其他男性發生有傷風化的行為」(committing acts of gross indecency with other male persons),受了兩年監獄苦役。這事件深遠影響日後同性戀文化的發展。
[xii]原名Antonin Artaud(1896-1948),法國人,是現代戲劇及殘酷劇場(Theatre of Cruelty)的先導。曾長時間被關入瘋人院。
[xiii]原名Albert Camus,法國哲學家。他曾先後透過小說、劇本及哲學論述大談人生的「荒謬」(absurdity)。
[xiv]不談他也罷!想認識他和他的433個朋友應自找門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