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彷彿像一隻想活動腦袋的鳥兒,在某一個特殊情境底下有「想飛」的「觸」「動」?

假如「寫」,沒有了情境!沒有了觸動!沒有了想活動的腦袋!「穴」下之「鳥」會變成怎樣?

又或是「寫」只不過是一隻在自地建構的「屋簷」中自我綑縛自說自話聊以自慰卻「雙眼巴巴」的「雀仔」?倘真個如此那又如何?何時開始,我們學來了一二套規矩,便持之以恆地假設著應有的「寫」「作」態度?

今日想寫,管他是甚麼!怕是「官樣文章」或是他日會被弄權者利用的「呈堂證物」?是歷史總在筆頭上掛上重重的鉛,或是心脈早被案頭的「經典」嚇倒?聊是一種自我「比劃」,雕塑一個可自省的「照妖鏡」?對我來說,根底兒最怕的是喪失了「寫」的「觸動」!

我不愛「打字」,運用電腦也堅持要用「手寫輸入法」!或許是愛中文裡的形聲意象空間,在此起彼落的筆觸間,讓思緒漫遊其中「洞穴」,借每筆每劃間的隙縫與腦袋當下的情、感、思、理、念「下棋」!

在這個向來「十分鍾情於文字辨色」(但多不太小心或是太小心)的年代,倘若要在一字一物裡部署著的都是「小心翼翼」、難以鳥瞰世道的活動,一下子便很容易埋葬了「寫」情、「寫」意、「寫」畫、「寫」書、「寫」字、「寫」生的種種可能樂趣!我「寫」,或多是一種與存在意識和周遭人、景、物、事的「交手」運動!「寫」「作」之間,按下筆時的內在與外在條件及情境,每隨「程」隨「式」隨「格」隨「戲」隨「法」隨「魔」隨「色」隨「味」隨「意」隨「志」等(或反或綜合或各形各適其道)而行,其「理」無窮……

「寫」的「旅程」,難免駛入或虛或實或浮或誇或執或意氣或狂想的航道!決定「寫」的那一刻,就不可以再顧甚麼「顏面」!因為,我深知今日的「顏」與昔日的「面」一起又迭造著下一張「臉」!我毫不諱言或懷疑要對自己所「寫」下的負上「全責」!我更想申明:我真的控制不了(我亦沒打算要「控」「制」或根本超乎我能力去「控制」)昨日今日和明日間的「記述」會因那天那刻的特殊性滙聚著或碰撞出的「花火」或「飛屑」,一日會傷及人家的「感」「情」!我的「道」「德」(和「不道德」或是「沒有道德」的「道德」),不斷透過「寫」的旅程尋索可「安逸」或「吊詭」或「乖巧」或「佻皮」或「反叛」或「出位走位移位轉位食位落位讓位」的「空」與「間」!其「道」是「德」是「塞」,難料!

「寫」,其樂在尋覓底自由!更反响著生命線上某時某刻結構(或解構)著的生活條理和思想,讓之浮現成形,以作考察或愉悅或遊戲或批審或抒情片的「自作業」,從中咀嚼點點人生味見!

對我來說,「舞台」,是一種關於生活裡「寫」的尋覓!它的架設,可在任何一塊土地上,抒「寫」其中……

在這「樂土」上,我並不孤獨!

瘋子日記2610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