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連串有關生死權利爭議的新聞、電影、舞台劇及真實個案等遊過耳根,實令我百感交集:此間圍剿著社會的疲累,早將幾許生命版圖蓋棺定案,生死彷 彿一次又一次迅速落入方格填充裡的標點評斷,無奈地回答指頭在筆桿上的揣測和思慮……一邊吃著黃蓮,又豈敢妄念上天本來賦予眾生的平等權利?

疲累的「真理」,早鎖住了多少青春神情,遺留下教人沉混的悵惘和猶豫!

眼見一群又一群青年的「死活」意氣又教我將「生活」的速度放緩,暫且擱置心跳於一旁,試圖先統整(聆聽)三倆走過步履的節拍,追蹤足印間那曾幾有過思念的陽光……

假如將世界推回後面(或那曾經的起步點),人的生產毅力應從何說起?眼下五方,各人都要急著隨口抓住一二呼喚/吹打的理由,要世界只向自己走近。身 體卻像一隻沒有了水的船,高談航行的應有氣度。誰都會說:「向光那邊走!」只怕當身體感覺與認知的仍有一大段距離,挾著人家堆塞滿腦袋的不知名道德,編製 一窩漿糊似的情感法界,精神又似給待刑的死囚俘虜!軟硬兼備的連珠騙局,羅列在窒息的記憶前,僅存著哀悼絮語:腦神經管道今日(又)嚴重堵車!心跳的正常 頻度,又給一大堆廢料阻截得逞!

不假思索的 ——

物質:不能自拔的堆積,膠在一起,純粹為了打斷任何可能傳遞的音訊!

身體:滿載著無窮的欲望卻未想過真有甚麼事情要幹可幹應幹勿幹少幹

便草率訂定了自己「長大」(不了)

的決議案!

思維:依然套在一臉呆滯和自我檢查的厭惡裡,

沒有抗拒無知和愚昧的精神潮流……

靈魂:高掛在天花板的蜘蛛網上,

偶爾模倣網裡主人漲紅著臉地滴下一陣子迷幻……

精、氣、神:在骨頭關節接口處找不上半分馥郁,借空牆上的鏡花,點綠點紅!

當認知+感動+道德+信仰+人際關係=電視劇《親情》般的感官水位,在哪兒團轉出的都是教人侷促的絲連風雨!

臉額上掛著的:

我,貼滿了介意的暗號!

我們,在對方仍未著地前早打斷思路,只因「侵略」是每日例行公事……

它(他),章法上的記錄總是表列著「無法進入」四個大字!

它(他)們,又被荒廢在「解說」或「追述」之中,將世界又埋在自我的角落,在你批我反中熬過……

誰又在恐慌中被蓋踏?或是正悉心儲備下一回被踐踏時的「護身罩」?

身體的調動畢竟沒離開過家!只是摟著「突然親朋」的臂膀,借人家的陽謀陰算,快快將欲望塞回肚子!

一日才發現,肺部污漬全因每分鐘缺少了三十二秒調息,心眼又一再蒙上舊時陰影導致記憶變得頓成慌失失的五裂四分和翻上倒下,最後大鳴大放的難免都是擾人的臭屁!

此間真正想念的,是下一分秒未及將人家拉下的帳簾?誰沒好氣的又走開了?

你偏著頭、蔽著臉,沒看上生活一眼,也不打開腦殼子,便不管看不見(或聽不到)左右右左間垂危,只懂無方向的疾呼喊叫!

因為

「黑司令」又像捲心菜的屈在咽哽的氣糟裡,

企圖高叫:「都給我滾!」

收音機傳出的講話,竟又攀上唇邊,肆無忌憚的

倚著一九五七的臉皮,

又一次假意驅奔於「百花齊放」的版圖上!

疲累的足印,沿著歷史軌跡步行,只是史冊早沉重得可以…..

「感謝朋友網上送來一片青天,響亮著朗睿的聲音!」口裡,卻像染病般埋怨著下載的疲累……身體,當真連走出房間的勇氣也沒有了?

請不要將一切又寫成另一個新名詞:「隱蔽青年」,要人家填上另一份踏上「青雲」的申請表!疲累的國度,已景況寥落,缺矯健步履。與解放比肩而行的,屢逃不過一翻政治暴力!昔日「五短身材」,今日竟仍變調的套在幾許心頭,悄悄地一邊關上大門出口,一邊罵人家沒出色!

誰說要一份發言的講稿?幸好,這裡未有配給,也不用預演!揭開雲霧,哪有疲累的委婉……

瘋子日記2803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