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健康觀念」是現今世界最暢銷的「商業類型」,究竟我們的「健康」出了甚麼問題?其「觀」「念」早放棄了些甚麼?當不斷強調「重建生命」的大前 提下,意味著生命因「病」而急需「修補」?病從何而起?心靈為何要「解放」?「受傷」理應如何「治癒」?可有「靈丹妙藥」,接通我的神秘能量?

身體,在生死之間,如何陷入細微末節的煩亂,自慚形穢於連串自建的監牢,忘記了解「上帝的想法」?

祂或許根本沒有「想」,只有「法」?

想,即用「心」觀「木」。木,物也,本源之意。開始時,世界只有物,後才有生命。木,以「綠」現「生」。木枯,色澤變黃,等待下一次循環更生的週期。生命,是一種回應大地之歌。身,體,過渡其中,沿源啟動,冥想於當下!

我們可真用心「想」過?

法,「去」「水」?或是「水」之「去」向?生命從水開始,萬變其中,其「法」自然。何來只有「水」而沒「向」?或有「向」而無「水」?法,就是自然世界運行的「本來」。

今日你我所「執」之「法」,其「針」何向?以「丸」謀「幸」,其「症」怎思量?

假如呼吸是生命的重要氣色,更意味著一種「季節」的節奏,在呼吸擴張和收縮之間,我們的心可真有隨之舒展和收縮?在「季節失調」的日子裡,「靈修」 的「功課」究竟像是一齣尋找生命蹤影的「荒誕劇」,企圖培育一種「失衡呼吸」外的「矯型術」!當各按「專家們」的主控範疇內,按「法」呼吸,其「呼」何 如?其「吸」何世?氣色,早沒生命的詩意……

假如劇場是一個解剖生命的「身體法場」,其「法」應順「水」,悟道其中!身體,按情發願。情,是一種「向綠」(青也)的心思,其「願」,「原」於每「頁」(葉)栽種的發現,明德見性。

身體,因日夕築建的「柵欄」而見「症」。在柵欄未起之先,其原有功量深值重溫。當柵之「冊」無「木」之見,其「欄」必一日倒塌,難以「保護」假想的城池。「違規攀越」欄柵者,被視為不「法」之徒,但可未弄清柵欄裡外,究何已變成垃圾場,又「法」何足惜!

當身體的臉孔,默默早連上千萬網線,操控著表徵的法道,一切似在不自覺(或太自覺)間沉溺在喋喋不休地等待按鈕回應的焦燥思緒下,其「臉」怎僉謀? 因其肉身已不能自己!眾「孔」之下,其「穴」由何?其「孔」若通達,何用孔急於求「應」之先?身之所想,其「想」需材;體之所法,其「法」未通!又怎知病 究根除之道?

身體若物,必知物之性。呼吸的空間,其「物」本無怨恨。當每日活動運轉在苦無「意」無「義」(或太多專家說的意義)的空洞底下,其「物」怎有生機? 健康是一種對「物物」相互連繫的察覺力,箇中不用教條管轄,只應「互動」而生「機活」,其「意」在水,其「向」順兩極磁場運轉,連繫星辰。身和體,息息相 關相通;「絡」「器」本相容,其「身」自冥想,聆聽天地而立命。

一日,想無可想,或已心明見性,何用再想?一日,法無可法,因法道四周,無處不可為,何用執法所終?身體,是一個自然想法的容器,聯繫大地四方;容器之內,行星滿佈,相互連結著一個小宇宙,無欲則剛!

人的故事,多從身體的監牢開始……

瘋子手記/唯心論者的獨語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