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蘊藏著一種與出/入相關的藝術:門裡門外,相生相剋,角色究帶著甚麼來,又帶著甚麼走?來自何方?可走到哪裡?人的處境,輾轉迴轉在裡外之間,構建著種種求尋面相。除此之外,可還有甚麼?

保羅賴福特(Paul Lightfoot)和蘇爾利昂(Sol Leon)編舞二人組替荷蘭舞蹈劇場於2006年結構的作品Shoot the Moon(港譯:迷月)[i] 是一次深入探究人底裡外的精神世界,借肉身描繪連環重構著的迷思運動。科研般的眼界,仔細入微的觀照追逐著的心事;借多重空間及切入角度,穿梭慾望「裡」「外」如夢似幻般的「迷相」。就連心房裡跌盪著、浮沉著的瑣細慾念,也逃不過額頭上暗地裡安放的「法眼」,迴環審視遊過的思想痕跡。

作品英文原名直譯是「射月」,意味著一種深具野心卻難以成真的行動。月,在文學上多用以象徵遙遠而虛幻的假想;「射月」之迷,在窮追那許許多多「沒可能」的過程中,才發現錯失背後種種誤差或錯對的原由。空置的房間,似不停自轉,牽引著追南逐北的靈軀。連串追思,把四季也弄得模糊,餘下只是牆上重複交配著的圖案,映照著人間版圖上蠕動著的荒誕,到處隱約填塞著偷窺的意執和愚昧。唯獨借身體的氣味,繪描曾幾觸及過的一二冒昧凡思,借追逐的自虐,釋放鎖不住的愁思和怨懟。

門,似實還虛。外邊的事,總有要闖進的時份;裡面心事,究可封閉到甚麼日子?頃刻間的步履闌珊,迂迴著似水般流年光影。窗,只能望月、盼月、賞月,卻永遠找不著月上足印。唯借上鄰家攝錄機,將心思放大,好捕捉霎眼而過的可能美景……

時。間。又聯手打磨慾望的面相,教人來不及唏噓!

儘管賴福特‧利昂(Lightfoot Leon)如何精密量度奇異的感情,舞者的身體仍是主宰著內容呈現的核心:循呼、吸、脈動,把軀殼電源自由奔放的隨情隨意地飄移,雕塑著難以言喻完全的心理幻變,影響著身體裡如水般可潑可塑可點可滴的感情運動,赤裸得非一般話語可言喻。

身體裡外,本與萬物相通相扣,循陰陽氣數,似水雲漫蕩於悠悠。奈何迷牆上門窗似虛還實,隔阻不了失控的煩惱牽籐,掩遮著光明的出路……

步履,如鏡花,映照著牆上圖案給鎖住的情慾。呼吸,隨心眼早穿牆破壁,借一轉或二轉時辰,企圖重構山水林木於氣息之間。惜去去來來幾百回,又給人情阻擋著幻想的出路。何方眼睛,窺心如鏡,暴露出那頃刻心肌的紋理,似亂橋錯置,魂路意難行?

一伙人,台上台下,難得凝聚著不尋常氣力,隨旋轉斗室,勾劃出望梅般美景。身體,和周邊物理擦出「共濟」的韻律,教人神往、傾心。這是香港這片土地難以孕育的純粹和簡靜。我們的月光,總缺乏攝人的磁力,難怪連「射月」的好勝也沾不上,獨一再讓阿Q專美,借人家圖畫說三道四。月,還未高掛,屢摸黑「射空」於旋風裡外,假想著他朝可快樂的日子……

香港的迷月,究難如訴!

迷,因霧蔽月;鏡前,花多眼亂,怎清明?

瘋子日記311008

[i]新視野藝術節開幕節目,荷蘭舞蹈劇場I(Nederlands Dans Theater I)。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晚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原文源自網誌「瘋語在快樂的日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