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齣反轉唐滌生遺作的後後現代舞蹈詩劇

– 靈感及部份文字源自唐滌生的《再世紅梅記》

故事改編:何應豐

(一)假.似道

一對「後後現代」男女,同睡一床,卻似閒上了大半個世紀,各自在於一己世界,沒打算作出任何認真的溝通……

十二個穿黑西裝的男人出現,掛著同一面孔,手持內置不同道具的錦盒(計有船槳、牙琴、葫蘆、紙船、燈籠、畫筆、紅梅、折柳、木魚、錦盒、黃金、高帽等),似推銷員般排成一行,以奸笑、嬉笑、傻笑、苦笑、冷笑、狂笑等「程式化」的「木納動作」,推介「花容錦盒十二道」!

十二道聲音似實還虛、似遠還近的,

半仿「滾花」、半仿「禮白」般遊走及複製著、虛擬著「十二頻度空間」:

「茫茫.煙水……」
「淺笑.輕顰……」
「煙疑.粉墜……」
「錦帆.斜掛……」
「天台.有路……」
「霧蔽.煙籠……」
「萍水.相交……」
「秋雲.春夢……」
「鏡花.水月……」
「鐵石.為心……」
「沉淪.綺夢……」
「人枉.鞠躬……」

十二組文字編構著十二男人假想著的「花容月貌」,只是看起來卻沒一個上心,身體聊像廣告上陳列的「指定動作」……

十二個穿黑西裝女人出現,也掛上同一臉孔,手卻空無一物,只有「指拾琴音」,模倣著十二個男人的「十二片虛空舉動」,直至……

琴碎!心,沒怒!臉,亦不動容……

傳出十二漢子應和聲音:「姑娘,小生有禮!」

八張床,八對男女睡在床上,睡姿各不一樣:

男女相擁:難自控,雙雙沉淪綺夢!
女男背向:難相通,似隔一度芙蓉帳……
男望女背:隔重簾,奈無引鳳之音!
女望男背:盼情通,卻不敢「撥柳斜窺」……
男女仰臥:情追憶,只恨瓜田李下倍惘然!
女坐男臥:情不再,欲寄語月影窺空浪……
男上女下:驚復恐,只恨仙子從未降下雲階!
男女呆坐:難入夢,未見江心怎抱月?

那對「後後現代」男女試圖「複製」以上動作,只奈眼中的「明月在天」、「青蓮在地」,聊是兩顆電腦熒幕上規劃的「霓虹燈飾」,又怎弄得清真假情思……

二十四個不男不女穿著黑色西裝的臉孔出現,手持船槳,一邊「撐船」、一邊「呼白」……直至「唐先生」突然現身,一切世情驟然定格……

只見「唐先生」悠然走過光怪眾生,清淡的遊唱著:

「慢行!慢行!……茫茫煙水……覓芳蹤……淺笑……輕顰……常入夢……煙疑粉墜……水……像脂融……似葉……扁舟……幸得……風吹送……喜……見錦帆斜掛……夕陽中……我……是彩雲……卿……是鳳……今日……天台……有路……莫教霧蔽……煙籠……莫教霧蔽……煙籠……」

只見一男子挾著「裴禹的帽子」,以古人履步追隨唐先生足印穿越人群……

覓得是「李慧娘的衣冠」走過……

「後後現代」男女突聞得一個女人口白:

「有個書生,得解我悲痛,拂柳相對,無語情半通,詩內寄,意是憐愛還是暗諷,花飄泊,萬古也類同……」

二人良久不語。

二十四枝船槳突然齊飛拍打,將床上二人「翻上二十四翻」後,定格!一起望著「遠方的賈似道」(由「唐先生」變身而成),向世界狂笑,卻聽不到半點聲音……

(二)賠.不遇

「賈似道」一身名牌打扮,看似是一個模特兒經理人,他正在視察其「物業資產」–十二位「超級女模」!

「十二超級女模」在一輪閃光下各逐一按賈的眼神走勢騷首弄姿,冀搏得一刻的垂青,只是賈從不在意,聊志在「弄物娛思」,從沒對眼前任何人認真……

此間只見賈「例行檢閱」每日「貨色質量」,好準備每日客人觀摩……

十二女身全被鎖定, 四位「男客」入,各按自身所需查找「貨色」。四男驟似同一身份(最少服飾相近),抽離檢視眼前一二,未幾,相互暗嘆:眾女中無一人有合適身份!

四男遂逐一上前試圖「打造」心中美人,各先後挑選其中三女,分四組冀拼揍出一個「李慧娘」……

四組「打造」方式不一,奈何十二女身似一概「訓練有數」,從來沒放鬆半分笑臉,任由人家左推右搓,都沒顯露出半點幻像裡的「柔情嬌媚」!誰理會:「人」,早「玉殞香消」,只餘一副副外在軀殼……

遠處斷續傳出「慧娘聲音」:「山影送斜暉,波光迎素月,一樣西風,吹起我新愁,萬種。消息隔重簾,人似天涯遠,芳心更比秋蓮苦,只怕夢也難通……」

只惜「聲」在,人不再!

四男,只知已筋疲力盡!

賈似道的聲音又再出現,說話吱唔難辨,將「慧娘」聲帶打斷。

十二女模聞聲四散。剩下四男,疲累的等待,等待。神志,早已半睡半迷朦……

一個看似是「慧娘」的「古時女人」似從四男夢中出現,她走近男人身邊,欲尋解得真情人,口邊暗嘆出一句:「美哉少年。」又三個一模一樣的「慧娘」隨聲出現,也走近四男,也同樣一句:「美哉少年。」四女姿色如詩如翠,穿梭夢魂中;四男先後追入夢鄉,暗意「栽花弄影」,各抱女當琴弄……

賈站在遠方,仿如一切已如電腦盤算之中,「慧娘」也不過是他「鍵盤上的佳模」!

四男如醉如痴的分別與「慧娘」展開「引鳳」、「夢梅」、「追憶」、「還琴」等四段漫浪情思。「慧娘」若假若真的迂迴在半幻半封的媚步之間,時空彷彿教「畫」中男女墮入重重斷夢追風之旅,箇中愛恨難分難解……

展轉之間,「慧娘」給四個「現代女人」(賈的「超級名模」)取代,她們身影儀態似各穿著不同服飾,計有「Chanel式的貴麗」、「Calvin Klein式的性感」、「 Philip Gaultier式的狂野」、「Vivienne Tam式的騷媚」,眼下的「後現代慧娘」,將四名「醉翁」臣服於掌下亳無品味的「招牌愛寵」……

四男驟似心花怒放之際,又給另外四個女人取代,她們的身體突變,各似換上生活裡的尋常服裝(行政/專業人員、服務/推銷員、家庭主婦、藍領女工等),把四男的想像世界完全改寫。四個男人,面對本難自控的尊嚴和漸失的英勇,見眼前女人難以娛情,反覆大怒,搖身化作「十二怒漢」,推出一副棺木,要將「女人」收服!四女速化成十二「暴雨芙蓉」,四散尋找出路……

十二名女人驟眼又變成一個「古代的慧娘」,只見 「慧娘」臉不甘心,怎願「進棺受戒」,以滿足十二狂男此間心裡瘋狂怒慾?

十二男人突拿出船槳,不分輕重的將「慧娘」翻滾於亂棍之中,以消心浮氣燥……

十二男人最後以「隆重禮儀」,將「慧娘」打入窮蒼……

棒銷綺夢,男人互望,合唱:「我抱琴而來,萬不能空手而歸。」

「慧娘」終被眾男蓋棺收場!

賈在後方,站在「香塚」上,高舉棍棒,一臉囂張……

眾女人早已消失!只留下一遍嘲笑聲音……

十二棺木在棒影下混應出現……

「唐先生」從其中一副棺木現身,迴望眾生,卻沒表態。世界,沒有音樂。沒有語話。

「裴禹」(由「後後現代男人」化身)在「唐先生」眼前靜寂中走過十二棺木……

「慧娘」在老遠傳出:「你看花在鏡中相思自惹遣恨痛一切為我能斷送休要慕我算是饒儂……」

群槳拍打聲驟起驟落,「唐先生」突然吐出:「慧娘……起來……站過來講話!」

(三)製.超容

十二棺木處,一遍肅然沉寂……

那「後後現代女人」又再出現, 她獨自一人,似要尋找自身失落芳容……

「裴禹」挾紙傘緊追其後,冀尋得紅顏蹤影……

「後現代女人」乍見眼前「古老書生」,似曾相識,痛知音人渺,遂「借棺試偶」,她打開棺木,先後拉出「十二釵裙」,一試秀才可有惜玉之心……

棺中眾女逐一以「梅花」現身:

有的「含顰淺笑」,假裝兒時戲偶……
有的「眉若新月」,不見心裡層樓……
有似「花鋤利剪」,誓要賺取錢票……
有的「昂首闊袖」,怎奈顧影羞尋……
有的「含怨淚濺」,怕變流霞野鶴……
有的「默默含情」,甘願為奴為婢……
有的「風釆翩翩」,叫人精神奕奕……
有的「孤高自賞」,不敢吐露真情……
有的「氣焰迫人」,卻怕日影蓋天……
有的「情倒瘋癲」,難辨魂邪稚氣……
有的「敢愛敢恨」,不怕泉臺路徑……
有的「隨機蛻變」,莫問可有一張昭容臉……

見「裴禹」祇慕女容,未觀其色,分不出眾女畢竟如數裝瘋,任由翻滾於棺木上下裡外。 那「後後現代女人」見狀靈機頓生,將自己作男生打扮,一試「裴禹」可是男友的前生鬼魂。裴見「異色」意欲親近,眾女將棺木把二人圍困,再加入其中,爭相奪得「女相男生」之寵幸……

「姐姐有禮。」(音質像廣告裡的「服務承諾」)

「秀才有禮。」(同上)

愛寵,畢竟已變成按指標查找或對號收支的「理想情操」!

男女,其容貌身軀也只是逐一給人家對號配套的「生理構想」!

十二男相配十二女身,驟變成另一種「公關排場」;人,早沒了個性!一切把裴禹嚇得像被攝魄勾魂……

再世,獨欠了魂魄!

十二棺木搖變成一個蕉林,剎那女相盡埋林中,獨「裴禹」繼續把傘招魂……

「後後現代女人」以男生模倣「裴禹」,嘲弄地邊唱邊彈:

「蕉林月,伴我未覺孤清,西門外,冷落更沉靜,暗中細聲喚女名,慧娘,慧娘……快雨初晴,蕉林冷月,何以不見慧娘呢……慧娘不在時,我有驚向誰說?」

「賈似道」 林中再現,他牽著「十二男模」(他們穿的也是「名牌金身」),借蕉樹現身。只是「男模」眼底似陰霾未散,既幻想自身英勇,更似各自賣身成全人家紙蝶勾魂……

「後後現代女人」見狀,突獻身與賈,與之訂下花盟。賈拿出手提電腦,計算交易是否合「情」合「理」。 賈氏忙著按掣,生怕「舉頭無客在」!最後示意把眾男用作交易,任憑「後後現代女人」處置……

男生頓變女相,更自製「畫船」把裴禹魂魄半封,將其身軀一概困入「玉籠」,以解其「前生今世」之貌!誰在乎?一切都變成男人間的爭戰,最後,一概玉石俱焚,各自綑作一團而終!

「裴禹」,聊是「唐先生」製造的「男人」……

「裴禹」暗叫不妙:妒火燃心,誰理辣手摧「男」?問梅,今晚仍可夢甚麼?

只見一團疲累的男人肉身,抬著「裴禹」,垂死乞見「慧娘」一面……

蕉林盡變女兒身,只是天生男相,竟執眾男之手,與之共舞。只是,角色倒轉,男隨女步,不知將世界引入另一條怎樣的路徑?

究是男生再世?或是女身還魂?

唯一現實是:無限複製!只消說一聲你需要甚麼!

一對「後後現代男女」再次現身,發現林中深處,賈繼續醉心蠱惑人間視聽,輾轉與「唐先生」互換了角色,將說唱套入眾男女口中:「已滅青燈吐火星,托屍轉世有還陽令。更怯夜冷寒漸勁。妾身似紙輕。柳腰三折……待客來迎……」

原來「唐先生」早成了賈(假)氏的「奴婢」,被綁架在電腦屏幕之中,重複地向世界鞠躬!

眾男女定格,迴眸盯著賈似道/唐先生……

「後後現代男女」迂迴眾人之間,各自悉心尋找夢裡鴛鴦……

古典的「慧娘」獨身再現,穿過人叢,斷續自吟自唱:

「笑三聲!」
「哭三聲!」
「細訴離情……」
「當非所愛……」
「我便拂袖而行……」
「我便拂袖而行……」

一對男女目睹「慧娘奇景」,聊當是另一廣告技倆或是特別企畫,沒放進心頭。

二人持續迷走,沒停下腳步……

<劇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