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未完的自殺哀歌 
明報/2012年11月15日 (四)
【 明 報 專 訊 】 編 按 : 深 圳 富 士 康 上 周 又 傳 發 生 衝 突 事 件 。 著 名 戲 劇 工 作 者 何 應 豐 以 富 士 康 民 工 為 題 材 , 把 這 類 事 件 的 由 來 以 劇 場 方 式 演 繹 。 大 學 師 生 監 察 無 良 企 業 行 動 (Sacom) 項 目 幹 事 鄭 依 依 , 在 劇 中 讀 出 不 少 民 工 故 事 , 撰 文 與 讀 者 分 享 。

日 子 悠 悠 , 兩 年 前 的 富 士 康 12 連 跳 似 乎 已 是 遠 古 之 事 , iPhone 、 iPad 代 代 更 新 , 果 迷 欣 喜 持 續 燃 燒 ; 工 人 的 勞 動 待 遇 , 新 鮮 度 則 只 夠 佔 用 新 聞 一 天 版 面 , 逾 期 即 無 人 討 論 。


但 劇 場 導 演 何 應 豐 不 以 此 為 必 然 。 從 中 國 工 人 的 死 亡 , 回 溯 傳 統 戲 曲 的 意 涵 , 在 新 劇 作 《 大 鬧 天 宮 》 裏 , 他 叩 問 生 命 的 底 蘊 : 假 如 不 想 當 死 後 才 能 申 冤 的 李 慧 娘 , 可 否 當 大 勇 破 險 阻 的 孫 悟 空 ?

死 亡 , 可 能 只 在 一 瞬 間 發 生 。 沒 有 世 俗 標 準 認 定 的 豐 功 偉 績 的 工 人 , 最 多 只 在 媒 體 上 留 下 一 個 身 分 的 簡 介 , 與 關 於 死 因 的 懸 疑 , 然 後 , 在 塵 世 二 十 幾 年 的 日 子 , 即 被 勾 消 。 可 何 應 豐 不 忍 , 也 不 甘 : 「 生 命 日 常 中 的 事 件 不 值 一 談 , 從 生 產 線 開 始 , 每 天 生 活 的 內 涵 被 壓 平 , 連 百 姓 亦 跌 入 此 社 會 建 構 的 框 架 , 夢 想 人 生 必 須 做 大 事 , 掙 大 錢 。 」 若 不 , 此 生 就 不 值 ?
白 鼠 跑 滾 輪

我 們 都 對 社 會 有 掙 脫 不 破 想 像 : 企 業 主 在 追 逐 利 潤 不 肯 稍 息 ; 企 業 裏 職 工 想 改 善 生 計 , 得 沿  層 級 的 階 梯 不 斷 攀 爬 ; 想 跳 出 被 奴 役 的 打 工 生 活 , 工 人 願 望 開 公 司 做 自 己 的 生 意 , 當 老 闆 請 新 員 工 … … 大 家 像 白 鼠 跑 滾 輪 , 始 終 逃 不 過 資 本 主 義 累 積 財 富 向 外 掠 奪 的 發 展 邏 輯 。

何 應 豐 偏 偏 去 探 詢 : 白 鼠 在 奔 跑 至 氣 盡 而 亡 之 前 , 她 或 他 的 生 命 旅 程 上 , 遇 過 怎 樣 的 風 光 ?

他 創 造 了 幾 個 女 工 的 幽 靈 , 闡 述 她 們 在 世 時 無 暇 領 會 的 感 懷 :
她 回 憶 起 , 離 鄉 別 井 穿 省 過 會 , 不 知 道 能 紮 根 的 遠 方 在 何 處 。 火 車 上 搖 搖 晃 晃 擠 擠 擁 擁 , 「 大 嬸 一 個 大 屁 股 坐 下 來 」 , 鬼 也 無 處 可 溜 ;
她 回 憶 起 , 圍 城 似 的 工 業 區 內 , 處 處 高 牆 , 周 遭 都 是 攝 像 頭 。 穿 過 一 個 又 一 個 鐵 閘 , 她 走 來 走 去 , 抱 頭 流 竄 , 以 圖 逃 出 迷 宮 ;
她 回 憶 起 , 人 說 , 不 吃 過 麥 當 勞 不 算 是 城 市 人 。 於 是 她 在 快 餐 店 , 第 一 次 被 人 稱 呼 「 小 姐 」 、 「 小 姐 」 , 咬  的 麵 包 掉 出 了 一 片 青 瓜 不 知 所 措 , 看  印 刷 精 美 的 墊 盤 紙 不 敢 拿 走 , 只 能 面 對 陌 生 的 城 市 潛 規 則 而 訕 訕 ;
她 回 憶 起 , 進 入 工 廠 , 當 其 他 女 工 如 同 進 入 監 牢 般 換 上 齊 一 的 制 服 , 她 卻 堅 決 不 肯 脫 下 自 己 的 衣 裳 , 不 肯 為 了 規 範 身 體 而 剝 離 自 身 的 文 化 經 驗 ;
她 回 憶 起 , 當 她 的 屍 首 被 拖 離 現 場 , 她 才 感 受 到 人 間 青 草 的 輕 柔 , 微 風 的 和 藹 , 碎 落 的 生 命 片 段 , 原 來 也 有 美 好 可 以 欣 賞 。
她 們 都 化 身 李 慧 娘 , 在 生 時 無 法 掙 脫 身 上 制 度 的 枷 鎖 , 死 後 成 鬼 才 能 鳴 冤 訴 衷 腸 。 藉  意 珩 詩 意 的 文 本 , 何 應 豐 與 演 員 、 音 樂 與 視 像 的 創 作 者 , 如 同 在 撿 拾 死 者 遺 落 了 的 敏 銳 的 感 覺 。 「 人 死 不 可 復 生 , 可 是 我 們 去 可 否 多 謝 她 們 用 生 命 換 回 來 的 智 慧 ? 」

若 細 膩 地 體 察 自 殺 者 的 感 覺 , 那 輕 生 的 決 定 或 許 正 如 何 應 豐 的 推 想 , 是 源 於 一 種 不 再 忍 受 殘 酷 的 社 會 生 存 法 則 的 澄 明 。

像 現 實 裏 , 兩 周 前 離 開 人 世 的 靳 錚 鋒 。

何 應 豐 想 像 亡 者 無 法 確 知 的 生 命 信 息 , 而 我 們 兩 年 來 追 蹤 隱 沒 在 新 聞 海 洋 中 的 富 士 康 事 故 : 至 今 , 富 士 康 員 工 自 殺 , 可 以 收 錄 計 算 的 數 字 已 達 25 人 。

兩 年 前 , 富 士 康 企 圖 從 自 殺 漩 渦 的 深 圳 遷 出 , 向 內 陸 的 省 份 擴 充 , 死 亡 的 陰 影 竟 也 伴 隨  由 深 圳 蔓 延 。 上 月 25 日 , 差 一 個 月 才 22 歲 的 河 南 開 封 尉 氏 縣 人 靳 錚 鋒 , 在 鄭 州 廠 區 旁 的 樹 林 上 吊 自 殺 。

靳 錚 鋒 的 哥 哥 想 不 通 , 向 來 懂 事 的 弟 弟 「 如 何 走 到 這 一 步 」 : 「 我 弟 就 是 很 懂 事 的 人 , 估 計 太 懂 事 了 。 像 平 時 過 節 什 麼 的 , 要 去 親 戚 朋 友 什 麼 的 , 我 想 不 到 , 他 就 會 告 訴 我 。 」
 
呼 救 與 自 殺
但 明 事 理 懂 世 情 的 靳 錚 鋒 在 當 天 晚 上 , 和 遠 處 的 哥 哥 電 話 上 長 聊 一 個 多 小 時 工 作 壓 力 卻 難 以 辭 工 後 , 繼 續 在 「 飛 信 」 信 息 中 , 向 哥 哥 傾 吐 感 覺 被 追 殺 的 不 安 : 「 關 了 , 反 鎖 了 , 我 在 錦 繡 棗 園 三 樓 331-3 號 房 、 航 空 港 區 四 港 聯 動 大 道 」 、 「 房 門 外 邊 確 實 有 人 」 。

詳 述 地 址 彷 彿 是 呼 救 的 暗 示 , 最 後 成 了 親 人 重 讀 時 懊 悔 自 責 的 遺 言 ; 但 疑 幻 疑 真 的 被 追 捕 情 節 , 卻 如 當 年 24 歲 的 年 青 工 程 師 盧 新 , 2010 年 5 月 5 日 在 深 圳 攀 窗 跳 樓 時 精 神 恍 惚 的 狀 態 ─ ─ 誰 能 說 得 清 , 那 咄 咄 逼 人 的 無 形 的 追 捕 者 , 不 是 人 格 化 了 的 生 存 壓 力 ?

哥 哥 的 開 導 勸 解 最 終 留 不 住 靳 錚 鋒 , 他 選 擇 自 我 掙 脫 世 間 痛 苦 的 綑 綁 : 他 在 遺 書 中 寫 道 : 「 由 於 生 活 、 工 作 、 事 業 、 家 庭 多 方 面 原 因 , 導 致 我 無 法 承 受 住 外 在 的 一 種 無 形 的 壓 力 。 」 ─ ─ 何 應 豐 在 劇 場 裏 , 也 塑 造 了 一 個 香 港 夾 心 管 理 層 、 陳 曙 曦 飾 演 的 裴 禹 , 受  吳 偉 碩 所 飾 的 老 闆 賈 似 道 高 高 在 上 的 藐 視 與 鞭 撻 , 只 為 完 成 串 連 起 生 產 鏈 上 的 功 能 , 失 去 生 命 的 意 義 , 而 徘 徊 於 自 殺 的 邊 緣 。

現 實 與 劇 場 的 交 織

在 戲 劇 中 , 卻 也 有 執 著 於 生 命 的 可 貴 , 與 現 實 苦 苦 搏 鬥 的 英 勇 角 色 。 墳 場 仵 作 陳 孫 如 同 孫 悟 空 之 化 身 , 為 蒼 生 尋 仙 問 道 , 為 救 枉 死 的 冤 魂 重 生 , 不 怕 形 同 瘋 子 , 與 世 力 爭 。 也 許 孫 猴 子
並 無 原 形 , 但 教 我 們 想 起 另 一 來 自 河 南 的 故 事 , 富 士 康 工 傷 受 害 者 張 廷 振 。

26 歲 的 張 廷 振 , 去 年 10 月 修 理 深 圳 富 士 康 一 個 圍 牆 射 燈 時 , 因 工 廠 並 未 為 他 配 備 絕 緣 手 套 , 觸 電 從 高 台 墜 下 , 手 術 後 左 腦 被 切 除 , 自 此 失 智 失 憶 , 無 法 言 語 , 生 活 不 能 自 理 。 再 無 獨 立 生 活 的 能 力 , 也 如 活 死 人 。

張 父 張 廣 德 卻 施 展 了 渾 身 解 數 , 與 富 士 康 周 旋 : 不 畏 毆 打 、 不 肯 妥 協 , 告 上 仲 裁 庭 , 要 替 從 未 到 惠 州 但 勞 動 合 同 竟 是 與 惠 州 公 司 簽 訂 的 兒 子 , 爭 回 公 道 與 賠 償 , 拿 出 浸 在 福 爾 馬 林 液 中 的 張 廷 振 頭 蓋 骨 , 晃 動 在 富 士 康 代 表 眼 前 ─ ─ 高 聲 駁 斥  富 士 康 的 推 諉 , 仲 裁 庭 上 黃 光 飛 過 , 張 廣 德 與 妻 子 讓 雞 蛋 飛 , 擲 向 富 士 康 代 表 的 一 方 !

傳 統 神 話 中 , 天 宮 是 個 層 級 分 明 、 尊 卑 有 序 的 中 國 特 色 官 場 ; 在 人 世 , 百 姓 平 民 也 苦 苦 尋 找  在 階 級 壓 迫 下 申 冤 的 地 方 。 富 士 康 經 過 工 人 自 殺 、 爆 炸 、 騷 亂 、 罷 工 , 死 亡 的 陰 霾 也 還 未 清 空 。 《 大 鬧 天 宮 》 終 究 是 否 只 發 生 在 劇 場 中 , 還 看 我 們 扮 演 的 是 李 慧 娘 ? 或 是 孫 悟 空 ?

[ 文 . 鄭 依 依 (Sacom 項 目 幹 事 ) 攝. 編 輯 袁 兆 昌 電 郵 mpcentury@mingpao.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