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近日聞說您情緒不大好,抽煙比前多了幾倍。我的心不禁一沉。

與您相識的日子不長不短,亦難得曾有緣共事。去年初夏,更多得您力挽狂瀾,在我低沉的日子裡幫了我一大把。您對年青朋友的深切關懷,實在值得敬佩。但您又可有同樣禮待自己?

我曾經像你般對自己苛嚴,把世界可抖音振盪的心智一再安放在抑壓的迴聲裡,把胃工場每日可補給的供養混裝在霧氣中,心內踽踽迂迴的獨白阻塞著氣管的平常操作,連眼睛也變得朦朧,屢看不清人間混混沌沌?那些時候,「行動」每失落於「理應如此」的魅影裡,連一個「匠師」的基本功夫還未磨鍊,便急著要完夢!結果換來連串必然的挫敗!幸運我沒有因此放棄信念,將那每分感覺扭轉成今日珍貴的生活資源!

昨日回家前,碰到一位理大學生,談及課堂的討論,他百般無奈的突然苦笑著說:「香港年青人都好像沒有了夢想……」只是那邊廂一個個排著隊愈要放棄夢想,我這邊廂愈是相信夢的重要!您呢?

兩小時前,我去看了“Finding Neverland"(港譯:《小飛俠前傳》),流了一大泡眼淚(不知為何,近日十分「眼淺」,很少事也有所觸動,或許心窗比前打得更開,或開心仍擁抱十二分感覺!)。很喜歡作品的英文名字:「尋找那不可能的地方」,教我聯想到劇場創作和它背後那份無比生命力量。儘管舞台多被看成是一塊「不可能(亦不現實)的地界」,它承托著的能量和真摯情感,創作旅程中可有的微妙感化和悟道空間,正是今日社會日漸唾棄及欠奉的靈性空間。人底內裡真實,其「地界」又豈能像平常般輕率規劃?

記起電影裡一句話:為甚麼兒童要這麼快長大?想來真不錯,成年人因恐慌年幼的不「成年」、不「長進」,遂千方百計勒令他們迅速學習「成年人的理據」,冀盼他日可盡快立足於「成年的世界」。為了不停自我肯定「成年的價值」,竟罔顧少年人道,將一生只有一次的童年,活剝生吞其存在的面相!人生每一天都是一生的第一次,卻被自身愚昧粗暴的啃蝕在籠統的尺規下,把每一天可能創造的新奇沖入混濁不定的河道中,令「新生」沒法成形。

我也曾因急著證明自己的「成年事」,將兒子昔日「童年光景」投放入一個個「自憐的陰影」裡,重蹈上父親的覆轍……

成年的夢魘畢竟多早種於孩童年代,看著昔日「成年人」眼裡奇形怪氣,無奈丟棄赤子之心!(我應幸從兒子處學懂欣賞卡通片!)

環看周邊的「成年人」,骨子裡多童心未泯,卻因一句不知為何的「生活迫人」將變得厚實、密不透風的尊嚴和面子覺膜包裹住每日的思路決策和心性,建構起很多道理情由,阻截著行動的方寸。倒頭來更放大自己幾曾經歷的不快,進一步肯定此間無夢的「正常日子」!我們彷彿一起不能自己的共謀著一個連自己也不相信的世界,一邊謾罵、一邊自慚!生命靈光,自矜自伐,落得一面灰煙!

不知要到甚麼時候,我才理解挫敗著自己的或許是那無底的傲慢!

一日打開心扉,才發現纏著的畢竟都是老祖宗的繩結。扭開繩心,看見是一條條幼密如絲的心事,像體內每一條筋脈,承載著非比尋常的智慧符碼。你我又豈可輕易把它當作無名的綑綁,讓它變成反覆不常的行動障礙?要知那綑綁的力氣,或許匯聚著無比洪亮的音韻,引領心脈迴盪於歷史長廊裡的珍愛!

倘若今日的「高薪厚職」,其代價早超越了您可以承受的荒誕,昔日暫借「停止創作」的藉口便理應再不中用。何況創作的門檻就在生活裡的分秒人事之間,「劇場」的構建,就在眼前任何一刻可及的想像和觀照裡,靜待您我徹悟及飛騰的心向!

一台戲,可輕可重!其文化力氣,全在投放的心事何許……

不要小看憂愁的腐蝕性!當人最不以為意的時候,它活像癌胞,進駐生活每一片層,不斷給人「與怨懟永不分離」的面相,四方八面的說服著自己:一切亦枉然!憂愁裡的「現實」,都是一種無以名狀、卻藉一切任何可傳染的媒體,將生命的渴慕一概拉倒!幸福的光暈,驟眼都變成魔鬼召喚,將生活裡剩下的微弱意涵,溶解至蕩然無存!

在那活像吸毒般的幻裡視界,曾將我一切想像力、記憶和知覺間的功能拖入谷底,看不見朋友相扶的美意!霧雨中的邏輯辯證,究應是如何氣息?難怪世界多少行業,都因看穿了人底軟弱,不斷增訂多元服務,從中藉人家短處擴建其企業地盤,以完成「繁榮安定」的「大業」!您現今投身的工作,不也是以此為名而建的「夢幻島」,以滿足人家「完夢」的「需要」?

真難估計何日可讓怨憤棲息,重建夢裡的「不可能地界」?功績,都在風中,草稿著家居裡沉溺已久的翅膀,奇形怪相的審視著行為尺度。「胡思先生」的好友豈是「亂想小妞」的親朋,急不及待的邀請了一名砲兵軍官,抵抗席捲靈思的腐朽莊園!小心為上……

瘋字0502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