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心底,或許都掩藏著一個”O”先生,像昔日希臘伊狄帕斯王的遠親,自生命某個「交叉」上的偶遇,墮入無明的視界!

過去,總與我們每天打交道,朝夕選擇著某一角落,埋藏好些不願意面對的,將之包紮,放入眼底某處管道,直至淤塞淚線,將某某特定情感阻隔,影響著眼界的輪廓……

尋找從中作梗的”真兇”,原來往往是自己!


尋找的過程、方位、與發現,遂成為生命的全部,才知曉片點打開問號的方法;才看見更多問號,懸空倒掛,露出心鎖的異像,反映在腳底下的古老河川,是圍剿我一生的孤寂,和”O”先生的叫喊!

床底下,可有一個早以塵封的皮箱,放著我出生的密碼?

電視熒幕上,卻看見另一位像”O”先生的,販賣著尋找的姿勢,將重複著的老套 生存把戲,放在廣告上,賤價廉銷……

原來你我身處的,是一個靜待存放著過期拍賣品的低級貨倉,聊是油麻地某偵探社員工的生活打滾場,塑造出千個”O”先生的原形,吸引上吊的顧客……

歡迎對號入座!

何應豐/寫於二OO二年七月九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